博文

让城市被它的居民所感知 2013/4/10 14:27:36
想帮博主提高知名度就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分类:默认分类 标签:建筑照明 设计感悟 专家动态 

  让城市被它的居民所感知

  丁平

  LED带来超高层外立面照明和室内照明的新革命,大力推广是需要的,但是需要以理性的照明方式,使建筑与周围的环境想融合,并赋予它有生命的内涵。不管是照明企业,还是设计师,都要用心去做LED,同时还要充分考虑它的成本、更换、维护等各方面的问题。

  纽约的双子塔是在超高层建筑上体现照明效应的经典案例,尽管它最后被摧毁了。还有一些世界上的超高层建筑,通常都采用比较单一、素色LED的照明手法,充其量是在节日的时候进行彩色光的变化。这其实涉及到超高层的维护成本的问题:LED点越多,那么它使用的控制系统就越复杂,维护成本也就越高。北京CBD区的一个地标性建筑到现在为止,就一直没有亮起来过,本来是铺满LED的,但因为它的品质等问题,光色调不出来,使建筑变成一个有瑕疵的建筑。最终的解决方法是在一个大的群楼上放置几千瓦的投光灯,才把它投亮了,之前花的上千万的LED现在弃之不用了。这是一个典型的反面案例,让我们反思:当我们在做照明设计的时候,除了从成本入手把握每一处细节;还要认识到LED不是呈现出的美丽画面,而是一个在品质前提下集成各种技术因素的整体设计,包括,信号线的铺设位置,传送信号的米数限制在多长,弱电信号输出的信号线该怎样彼此相连,每个点如何跟信号线连接,芯片的选择,封装,电源线以及控制系统的编程等,是集中了很多领域,包括艺术、编程、技术、数据、传送,智能控制等于一体的,需要将每一个控制点控制到位。

  目前,国内LED照明产品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品质的可持续性比较弱。LED除了芯片的选择外,还涉及到封装、信号、信号线等等。我们需要测试信号线传送的性能。但当我们去测试国内信号线的时候,发现它在100米之外就弱了,等安到大楼上的时候,信号几乎接收不到,导致无法编程。一个真正做过项目的照明设计师应该知道哪一种品牌的线、哪一种品牌的数据,在控制系统中会工作得比较好。如果开发商和设计师不了解这些技术与技术之间的区别,而只依赖供货商的话,那做出来的东西就会参差不齐;当开发商依赖的不是一个合格的照明设计师,同时他也提不出来这当中有哪些问题的时候,最终承担不好结果的就是开发商和使用者了。

  对于北京最近新落成的银河SOHO,很多评论都集中在施工不到位上。尽管,设计师在深化方案和施工方案中都画了详细的节点图,但往往在施工阶段被省略掉了。这种现象在国内非常普遍,且在细节上的沟通也很缺乏。为了杜绝这种现象,我们在做照明设计的时候,力求与建筑师和施工单位做充分且细致的沟通。有的时候,建筑可能没有留够给灯光以空间,或者出于成本的考虑,需要弱化灯光的成分,这些都需要在细致沟通的基础上,将我们的经验、工艺以及产品的品质等更好地融入进来。重要的就是沟通。照明设计跟幕墙、机电、建筑、室内装修、园林景观等都会发生关系,因此,需要我们不但将所有概念跟其他专业设计方交代清楚,并且要在现场跟施工方反复交代节点,以确保各个细节。光是很敏感的东西,细节做不到位,结果也不会理想。

  回到超高层建筑,我本人不并喜欢城市往空中发展。一方面,我比较质疑这种模式;另一方面,它也在无形中加强了人对城市的疏离感。那么灯光是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合这种缺失感呢?当人们开始将视角从白天的结构空间移开,转向夜晚由光影与色彩构成的空间时,光与人的互动又能否调和人与城市之间的关系呢?在我看来,灯光可以给城市带来美丽的夜景,但需要建立在与人产生交流的基础上,让人可以体验,甚至触摸。这意味着,对于超高层的建筑照明也好,还是景观照明,都需要介入软性的内容,不是做后期的灯光追加和润色,而是从设计之初就将光视为艺术创作的直接媒介。在这一层面上,我们看到,LED发展到今天,其媒体立面已经成为一种承载情感的介质,不仅将照明技术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功能层面。也使人们被包裹在无处不在的创意乃至情感共鸣中。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在2010年的时候发起了“点亮北京”地坛灯光节,就是想让人们都知道灯原来还可以走进去玩,在此基础上,建立一种亲和的关系。我们也看到,媒体立面其实是可以对话的。最近,有些艺术家开始在高层建筑上发出“How are you(你好吗) ”,或者画一颗心;还有一些以光为媒介的艺术行为包括在大楼上去造字,那些字可能在一瞬间让人心灵感动;而当你远远看见有一个笑脸挂在大楼高处,你也会会心一笑——你会觉得跟它有了交流。媒体立面会成为一个超高层建筑联系人与城市的很好的交流方式,但是要注重这里面的媒体价值。如果是用媒体立面登各种广告的话,那这个城市就糟透了;而如果在一个超高层建筑的媒体立面上请一位艺术家创作,把人文的东西通过媒体立面表现出来,那这个城市就变得有亲情了;或者可以让人们用手机发送内容到媒体立面上,在一座大楼的幕墙上出现“XX我爱你“,或者是一句“妈妈,我在回家的路上”,超高层照明有了这样的艺术表达就会让人和这个城市更亲密了。因此,光的魅力已远远超出了照明功能,LED照明技术在超高层建筑上的发展与创新,归根结底,是要让城市被它的居民所感知。

  日前,我们刚刚完成万科位于北京建国门的“大都会”项目的建筑媒体立面。设计之初, 我们给万科的媒体立面设计了一段故事,故事的开始是一片土地,先是有鸟飞过来,有树长起来,然后有很多小孩子用笔去画他们想象中建筑的轮廓,接着有一双大手(象征城市的建造者)把建筑高的拉矮点,矮的拉高点,最后把整个建筑完整地画了出来,表达的主旨是“让建筑赞美生命”。 但是很遗憾,最终的实施方案不是按这个脚本实现的,而是在立面上一会儿出现大都会,一会出现徐悲鸿的马⋯⋯还是停留在很基础的层面上,并没有把媒体立面的精神表现出来。对于超高层建筑,现在很多开发商还是急功近利用很多灯,表现广告,从而卖建筑的这个屏。想象一下,如果东三环或CBD到东四环,林立的高层建筑上每个上面都打着五粮液、茅台酒、LV、TIFFANY的广告,走在路上的人会晕坏的。这是一种完全要摧毁城市的逻辑思维。因为建筑就是建筑,建筑不是LED屏,建筑也不是用来卖广告的商品。从这一点来说,我反对泛媒体立面,就是利用LED媒体立面形成建筑与建筑之间的相互攀比,如同超高层建筑无视城市的需要、人的感受一样节节比高。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现象。


1
  • 阅读(8354)|
  • 评论(2)|
  • 转载(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