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中国古建筑外部空间照明的设计方法与应用 2013/5/22 15:46:53
想帮博主提高知名度就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分类:默认分类 标签:建筑照明 

3   中国古建筑外部空间照明的设计方法与应用 

为了实现古建筑夜间形态完整性的表达,需要进行综合考虑,从现存古建筑的布局形式上进行了划分,从单体到群组再到历史街区,分别阐述古建筑照明设计方法在实际中的运用。

3.1中国单体古建筑外部空间照明的设计方法与应用  

目前单体的古建筑在社会中遗存很多,大部分为古城中的钟楼、鼓楼、塔、或城门等建筑。这类古建筑多处于现代城市中的闹市区,成为该城市的历史见证,是该城市地标性的建筑之一,多开发为旅游景点,成为人们夜间游览的重要地点之一。所以这类古建筑成为了照明设计的重点。

3.1.1  建筑与周边光环境的关系

我们在对古建筑进行照明设计时,首先应考察其周围环境处于一个怎样的比例关系上,根据具体的情况把握好整个建筑的照明设计思路。

灯光布置的比例关系包括灯光的明与暗的比例关系、灯光疏密的比例关系。首先灯光的明与暗的比例关系主要是体现在古建筑的人工照明的亮度与建筑周围光环境的明暗关系。一般情况下,在相同亮度的人工照明中,光环境较暗与光环境较亮给人的视觉感受完全不同。光环境较暗,主体建筑的亮度较为突出,光环境较亮,主体建筑则不太突出。因此,光环境明与暗直接关系到古建筑的人工照明的质量,所以古建筑的照明设计不能模数化,应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具体的设计。其次古建筑的照明的灯光的疏密关系应有一定的比例关系,这样可增强空间的景深感和层次感,通过恰当的比例关系刻画,形成明与暗的组合,可达到强调重点,突出细节的效果。
    关于城市光环境的等级划分,我国的《城市夜景照明设计规范》(JGJ/163-2008)中有较为严格的划分。(图3.1)

 

 

 

 

 

图3.1  城市光环境的等级划分[20]

光环境亮度等级

光环境的亮度水平

光环境亮度区域

E1

天然暗环境区

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和天文台所在地区

E2

低亮度环境区

乡村的工业或居住区

E3

中等亮度环境区

城郊工业或居住区

E4

高亮度环境区

城市中心和商业区

我国古建筑大部分位于E4和E3区域,因古建筑建筑材料的特殊性,(图3.2)所以有些数据不能满足古建筑的照明需求,针对古建筑的照明设计标准目前还没有更加详细的阐述,所以还需我们不断的总结经验,为古建筑照明设计贡献力量。

图3.2  不同城市规模及环境区域建筑物泛光照明的照度和亮度标准值[21]

建筑物饰面材料

城市规模

平均亮度(cd/㎡)

平均亮度(lx)

名称

反射比

ρ

E1

E2

E3

E4

E1

E2

E3

E4

白色外墙涂料,乳白色外墙釉面砖,浅冷,暖色外墙涂料,白色大理石等

0.6-0.8

5

10

25

30

50

150

4

8

20

20

30

100

3

6

15

15

20

75

银色或灰绿色铝塑板,浅色大理石、白色石材、浅色瓷砖。灰色或土黄色釉面砖、中等浅色涂料、铝塑板

0.3-0.6

5

10

25

50

75

200

4

8

20

30

50

150

3

6

15

20

30

100

深色天然花岗石、大理石、瓷砖、混凝土,褐色、暗红色釉面砖、人造花岗石、普通砖等

0.2-0.3

5

10

25

75

150

300

4

8

20

50

100

250

3

6

15

30

75

200

3.1.2  观赏角度分析

中国的古建筑与观赏者的关系大多依据风水理论的“百尺为形,千尺为势”的“风水形式说”进行考量的。[22]同时与现代芦原义信的“十分之一”理论有些相似。都是关于建筑的尺度与观赏者观赏距离的比例关系的协调性。也就是建筑的实体高度和观赏者与实体距离的比值给人的视觉和心理效应。[23]古建筑的外部空间照明设计是装饰性的照明设计,所以应认真的思考这样的比例关系,才可把握好观赏者的视觉重点。我们把建筑的实体高度用H表示,观赏者与建筑实体的距离用D表示,两者之间的关系如下:

当D:H=1,既垂直视角为45°时,观赏者可以看清建筑的细部。

当D:H=2,既垂直视角为27°时,观赏者可以看清建筑的整体。

当D:H=3,既垂直视角为18°时,观赏者可以看清建筑的整体及其背景。[24]

3.1.3  色彩分析

中国古建筑色彩丰富多样,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形成了自己相对独特的色彩体系,中国古建筑中的红、黄、青、白、黑为正色。[25]与金木水火土五行相对应,具有一定的宗教意义。黑色在《易经》中代表天的颜色,白色与五行中的金相对应,象征着光明,红色象征着吉祥,黄色象征着大地,青色象征着生机勃发。古人通过对这五种颜色进行搭配组合应用于古建筑中,有的对比强烈,有的色调和谐,共同构筑了古建筑丰富的色彩关系。在现今遗留的古建筑中,规模较大的是皇家园林,红色和黄色成为主要色调,青、白、黑成为其辅助色。(图3.3)由于其色彩丰富,所以在进行照明设计时,灯光的光色应处以辅助的地位,强调建筑色彩的原真性。不宜过多的强调灯光的色彩,而应运用显色性较高的光源。(图3.4)

图3.3  古建筑各部分色彩分布特征

古建组成部分

细部划分

常用色彩

 

屋顶

琉璃瓦

黄色

剪边

黄绿混合

陶瓦

绿色、绿灰、灰色

墙身

——

红、绿、棕

构件

梁枋、斗拱、椽头彩画

青、绿

金、红、黑

柱子

——

红、绿

3.4  国际照明委员会推荐的光源基本特征与技术参数[26]

色温(K)

显色指数(Ra)

白炽灯

2500-3000

100

卤钨灯

2800-3300

100

荧光灯

2500-6500

60-95

金属卤化物灯

3500-6500

80

普通高压钠灯

2000

20

随着新技术的发展,LED技术不断的得到完善,因其因其功耗低,高亮度,不发烫、显色性好等特点,近几年被大量的应用于古建筑的照明设计中。(图3.5

 

 

3.5  LED白色芯片对应光色与波长[27]

色温

波长范围

6000K

490-510nm

5000K

560-570nm

4000K

580-590nm

3000K

570-580nm

通过灯具的具体测试实验,结果表明古建筑的大部分构件中还原性最好的为高色温的荧光灯和LED灯具。对于彩画还原性最好的为三基色荧光灯(由蓝、绿、红谱带区域发光的三种稀土荧光粉制成的荧光灯)。

3.1.4 单体古建筑照明结构分析

一、屋顶照明

这类单体古建筑从整个光环境上来说处于高亮度环境区,对使用灯具参数的把握具有一定的难度,需要不断的进行模拟及实验才可达到理想的效果。同时,这类建筑多为大屋顶坡型屋面,在表现形式上有一定的难度,较早的照明形式是在屋顶边缘用轮廓灯或点光源去勾勒轮廓,样式比较呆板。

随着照明设计手法的不断成熟,开始运用泛光照明的方式。泛光照明的显色指数比较高,能达到古建筑的照明需求,但是传统泛光照明的灯具较大,不利于隐藏,如果固定在建筑上必定会对建筑带来损毁,同时也不利于美观。而且近距离照射,温度较高,会加快古建筑屋顶的琉璃瓦或灰瓦的损毁。如果近架杆照射,不利于整个建筑的外观形象,如果远距离照射,光束角过宽,无法刻画细部,光线达不到一定的照射效果。近几年,随着LED技术的发展,人们开发出了一种瓦楞钉,其体量小,功耗低,高亮度,不发烫等特点,适合进行屋顶的局部照明。但即使适合也需在屋顶进行大面积的铺设管线及灯具。根据我国古建筑文物保护法的规定是不建议在古建筑上进行这样大规模的铺设装饰性照明的。所以,我们都应该进行一下反思,古建筑的屋顶亮起来就一定是美的吗?应该有其他更加完美的表现形式。人们对古建筑的夜间形象进入了一个误区,认为所有的古建筑都应该是金碧辉煌的,希望让整个古建筑都亮起来。究其原因,是因为早期的古建筑照明设计形式单一导致这样的问题的发生,使人们进入了这样的误区。那么现在的照明设计师就有责任去告诉大家古建筑照明设计有更多的表现形式。(图3.6

古建筑照明设计有的需要金碧辉煌,庄重大气,如天安门城楼,而有的则需宁静温馨如苏州园林。在对古建筑进行照明设计师时,我们的目的是要通过光影的对比变化将建筑的特点表现出来,并不希望用灯光将建筑通体均匀打亮,夜晚景观画面中的“浓墨重彩”和“留白”是构图中相辅相成的组成部分。对中国古建筑来说,它最精彩最耐人观赏的是古建筑在夜晚是月光洒在屋顶给人所留下的朦朦胧胧的整体印象。而人工照明中直接照射会完全破坏了这种氛围,达不到理想的效果。所以,古建筑中的间接照明更能给人留下的想象空间。

 

 

 

 

 

 

 

 

 

 

 

 

 


3.6  单体古建筑屋顶间接照明表现形式

二、 单体古建筑立面层次的塑造  

中国古建筑立面结构丰富,主要由三个层次组成,第一个层次是檐口、台基及墙廓,第二个层次是檐柱,第三个层次为门窗上雕刻的花纹图案。这种丰富的层次是我们进行照明设计的重点,应用灯光强化这种层次感,用灯光照明强化各立面之间的层次比较而言更有优势,因为灯光更容易灵活调度,照明光强、照明位置、照明方向等都可以按照设计意愿来调配,比如,在日光下额枋和雀替很容易被看成和其背景合为一体,通过在二、三层次上所使用灯光的差异,使他们形成有效的“剥离”,因而“画框”和“画面”各自的角色感就更为突出。对出檐较深的建筑,门窗隔扇表面上因受太阳光照较少而会显得暗淡,但夜晚利用灯光照明中光强易于控制的特点,就可以让该表面上的亮度相对地变高,并可调整光照方向使隔扇上雕花的光影效果得以强化,这样就能使立面深处的景观更有魅力。复合立面的层次、各层次的特点和作用、景观中深处的魅力、立面对两个空间的连接等方面是灯光照明设计中应该着力表现的地方。[37](图3.7

如银阁寺在日本是非常有名的东山文化的起源地,也是流传至今的、非常有名的茶道、花道、香道的起源地。做照明设计的时候,我们想象了一下银阁寺的创建者——当年生活在里的足利将军的生活年代和生活状态,然后我们就把照明设计定位以这个为重点,因此在照明设计的时候,我们没有采取直接照射建筑物本体的手法。因此此乃日本国宝级建筑,因此在建筑物内布线也是不允许的,我们就利用了光纤对窗户部分进行了照明。

 首先,采取京都当地特产的竹子所做的灯笼,光源采用最新的卤素灯,利用卤素灯进行焚香,焚烧沉香,利用卤素灯的几次反射来进行照明。所以如果到实地去看,不仅看到灯光,还能闻到香味。从事古建筑照明设计的时候,照明对象不仅仅是建筑物本身,在照明设计的时候,也希望能和周围的景色连成一片,形成一体感。

 

 

 

 

 

 

 

 


3.7古建筑立面灯光照射方式

3.2中国群组古建筑外部空间照明的设计方法与应用

中国古建筑单体或群落的设计节奏的主要来源于中国的古代文学与艺术、音乐所创造出来的序列艺术。[28]这种序列关系从古人对小型的院落、园林,大到宫殿的设计手法都可看的出来。如隐藏与显露,借景、起伏与层次等,其设计手法精髓来源于中国的书画艺术中的起、承、转、合。如中国传统四合院中的布局,从一开始进门,到影壁,再到正堂,有一进、二进之分,这种序列关系是层层递进的,与国外的建筑布局中的一览无余有本质性的区别。这种关系在游览性的园林景观中尤为突出。“步步为景,步移景异”,其视觉中心不是一个,而是散点布局,每一个景都是重点,但又不凌乱,这种统筹全景的能力完全体现在对整个景观布局节奏的把握中。相对于中国古建筑的照明而言,人工照明所要表现的主体要跟着古建筑的布局节奏感觉走,通过照明使人从一个空间进入另一个空间时,视觉上的变化带动情感的波动。

在一个相对完整的中国园林中,山、水、树木等自然的元素占了很大比例,而真正的建筑部分却占了很小的比例,这就体现了中国古人的归隐的民族性格。我们进行照明设计时,只有了解了这样的内涵,做的设计才有可能不失偏颇。这样的成功的案例在于中国传统文化渊源深厚的日本建筑中找到了。如日本京都的清水寺是由日本著名照明设计师内原智史设计的,他强调建筑周围树林非常茂密,充满了绿色,我们最终的设计方案定为,用光来照射周围的树林,然后用光来对屋脊部分进行突出,所以说展现出了和白天完全不同的景象。建筑物周围有很多不同的植物,春天樱花盛开,秋天密布红叶,通过光对树木的照射,呈现了一年四季不同的景色。日本京都清水寺的照明设计体现了建筑与自然景观相辅相成的关系。[29](图3.8

 

 

 

 

 

 

 

 

 

 

 


3.8  日本京都清水寺的照明设计

 

不仅要掌握古建筑的布局中的节奏关系,同时还应注重光色的节奏变化。中国古建筑的建筑色彩相对较为丰富,同时园林景观中的自然因素的色彩也相对丰富,在这样的前提之下,进行灯光的光色设计我们一般遵循这样的设计原则:

一、灯光色彩用显色指数高的光源。

二、在一个空间中灯光色彩控制在三个颜色之内。

三、对灯光照度进行等级划分。

只有这样通过理性的分析掌握古建筑中的节奏变化的规律,照明设计才能更加适合古建筑的建筑特性。

3.2.1群组古建筑照明设计的表现方法

中国古建筑外部空间包含种类很多,其最具典型的代表就是中国的古典园林艺术。中国古典园林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光辉灿烂的艺术成就,深受绘画、诗词、和文学等其他艺术的影响。在抒发情趣、构图原则、对待自然环境的态度上有别于西方园林,讲究山水林木的自然组合,追求“师法自然”的艺术境界,擅长运用隐藏和显露、引导和暗示、起伏和层次、虚实对比等设计方法,其造景手法对古建筑的照明设计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一、隐藏与显露   

无论是何种艺术最终的表达方式有两种,一是直接表达,另一种是间接表达。在照明中亦是如此,有直接照明和间接照明之分。论及古建筑中的园林艺术,中国古建更侧重于间接表达自己的情感诉求。在中国园林中,不论其规模大小,都避免开门见山式的表达方式,更注重的是含蓄的表达形式,这与中国古代文人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讲究的是意境,“识而不破”。而显露更体现出了古典园林的妙处,“窥一角而知全貌”便是这种意境的真实写照。这样的表达方式能勾起观赏者的探索欲望,使整个空间有种强烈的神秘感。应用到照明上便是要协调好显的部分与露的部分之间的关系,这样的关系包含以下几个方面

1、从全局着手,了解园林的整体布局,划定显与露的具体位置,确定灯光布局。必须注意的是白天作为重要区域可能不同于晚上的重点区域,需要对景观中的各区域及相关要素进行划分。

2、根据构思确定照明区域的光色和明亮度,重点区域与非重点区域的亮度比约为6:1。

3、显露的部分要分析材质,用灯光对材质的真实表达,也就是选择显色性高的光源,对照射对象的颜色、纹理、形状都应表现出来。

4、隐藏的部分与显露的部分要注意其衔接地带,不能有太生硬的割裂,应考虑其过渡关系,体现出层次感。有的情况可考虑照射有情趣的区域,而让其他区域置于阴影之中,创造出一种奇妙的深度感和尺度感。

二、引导与暗示    

一个古典园林完全置身于黑暗之中,其白天的结构布局到了晚上需要进行重新的规划,夜景需要表达的部分是从白天的主景部分中重新筛选出来的,有选择性的去表现。而连接这些夜景的通道或者走廊,其隐藏与显露的功能在夜间不能发挥的淋漓尽致,这就需要我们用灯光去弥补这部分的损失。藏之过浅失去其趣味性,藏之过深而不为人所知,[1]所以这一环节的成败在于灯光的引导与暗示的度的把握。

在古典园林中最常用的起引导与暗示的方法是一是沿园林道路去布灯,用草坪灯与庭院灯去表达,两者都起到功能性照明的作用。二是采用对特色小型景观进行序列性的重点照射。第一种方法适用于所有的古典园林中,是一种理性表达。而第二种方法有一定的随意性,具有一定的感性成份。

庭院灯一般安装于较为开阔的空间的主干道中,照度较强,但太适合于小型的私家园林,比较适合大型的皇家园林。而草坪灯一般为高度为0.60.8米之间,因其体量较小,适合安装于小型私家园林中的道路两侧,照度较低,且能体现园林中幽静深远的意境。为体现私家园林中的温馨气氛,一般都采用暖色光源的草坪灯。另外还应考虑中国古典园林的唯一性,每个园林都有其独特的精神内涵,在选择灯具造型上应根据园林的特点设计照明灯具。如日本的照明设计师内原智史在做金阁寺的照明设计时,将设计的重点放在参道两旁光源的设计上。光源设置考虑到了它的高度,到了一般人的腰际的高度。灵感来自于京都从前会在夜间举办茶道会的风俗。主办者一定会手提着灯笼去迎接参加茶道会的客人,所以我们设置光源的高度正好是手提着灯笼的高度,为了让参观者有种被人提着灯笼欢迎的感觉。[30](图3.9)

 

 

 

 

 

 

 

 


 

图3.9  日本京都金阁寺的照明设计

另外的一种引导与暗示的方法是采用对特色小型景观进行序列性的重点照射。使用这种方法应考虑到贯穿两个主景点的道路中具有代表性的小型景观的排布顺序,同时还应考虑这种小型景观中的类别如是同一类别最好不要连续出现,应有一定的韵律感,如树、石、水、树石组合,水石组合等。

三、起伏与层次    

中国古典园林中依靠建筑与景观的疏密关系产生了一定的韵律感与节奏感。照明设计大多依靠这种关系进行灯光的布置,同样能产生一定的韵律感与节奏感,但这种感觉是体现在平面构成中,古典园林的照明设计往往忽视了立面的节奏关系。在单体古建筑的照明设计中,体量较大的建筑往往会采用三段式的照明设计手法,顶部照明、中部照明、底部照明,顶部照明是满足远景观赏的需求,中部照明满足中景观赏需求,底部照明满足近景观赏需求。而涉及到整个的园林的时候,因园林的构成要素有建筑、山、水、植物等较为丰富,所这种立面的节奏关系的体现一般根据地势的高低而产生不同的变换。

古典园林的照明从立面上分,主要有三个层次,底部照明、中部照明与顶部照明。底部的照明主要体现草地或低矮灌木及水景的照射。草地主要运用草坪灯或洗墙灯对草地形成一种面的照射。低矮灌木的照射一般采用埋地灯对其进行重点照射。而水景一般采用水底灯,如水景上方有建筑,这样通过水的反射可拉大立面空间,起到丰富画面的效果。中部照明主要体现在山石或树木上。中国古典园林中的山石讲究瘦、透、漏、皱,层次感较强,用灯光能表现出很好的阴影变化关系。树木的照明一般采用底部或树的中部照射树的冠,这样表现树的形态比较完整。而顶部照明一般照射园林中的主体建筑,通过这种高中低的关系达到一定的起伏与层次感。

四、虚实对比  

虚与实事一个比较笼统的概念范畴,在沈复的《浮生六记》中曾论及造园艺术,并说:“大中有小,小中见大,虚中有实,实中有虚,或藏或露,或浅或深,不仅在周回曲折四字也。”这段话讲了虚与实,藏与露之间的关系,是一种表现手法。[35]具体到园林中实物表达主要体现在,山是实,水是虚,建筑是实,空间为虚。同时,虚与实之间的比例关系不能各一半,讲究的是或以虚为主导,实为从属,或以实为主导,虚为从属。由于灯光有强弱的这种表现方法,所以在古建筑或园林中,用灯光表现虚实能活的比较理想的效果。如日本京都清水寺,白天的效果,寺院的主体建筑是实的,而后面的树木是虚的,虚的占了很大的比例,是主导,而建筑本身是实的,处于从属地位。但到了晚上,设计师把这种虚实关系完全的颠倒了过来,用灯光很强烈的照射建筑周围的树木,形成一个清晰的屏障,而建筑中则用寥寥几笔进行点缀。这样,树木便是实的,建筑则是虚的,进行了虚实的大颠倒。这样的表现形式起到了强烈的视觉反差,是一种很高明的设计方法。

建筑与水同样也是一种虚与实的关系。古人善用水去表达柔情,同时也善用水与建筑的组合弱化建筑的刚性,所以不管是在大的园林或小的园林中,人们都擅长引水入园。白天,建筑是实的,水是虚的,虚的占了主导,但有的时候不是只有虚实颠倒才能能达到很好的夜景效果,虚实不颠倒同样能达到很好的效果。如日本的平等寺,这座寺院是日本全木质建筑的代表。凤凰堂的外观看起来像展翅的凤凰,这座建筑始建于1000年前,由于是全木制结构建筑,凤凰堂不幸于50年前倒塌了,但是依赖于当时建筑名家的工艺,这座建筑得以被复原。如果木质建筑的技艺没有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话,这种建筑师无法保存至今的。平等院前面有一条叫于志川的河,因此对平等院的照明设计,我们全部是通过水的反射来完成的。水纹的流动映衬回建筑的本身,很能体现出建筑的沧桑感。[31]

3.2.2        群组古建筑照明设计的分类研究

庭院的照明设计    

中国群组古建筑分为庭院、小型私家园林、皇家园林。现存的除有些庭院还在居住外,小型私家园林和皇家园林多为开放性的公共空间,供人们夜间游玩的地方,中国古建筑的夜景照明根据他们的功能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差异。

庭院建筑一般多为住宅、商店等这类群组建筑一般尺度宜人,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建筑造型上较为简洁、古朴,其外部空间多为开放式与半开放式的街道空间,空间较为私密。如北京的四合院,四合院的外部空间关系就是四合院与胡同的空间关系。其外部空间照明没有大多是随着岁月的积累,人们通过功能上的需求自行安装的。照明没有经过统一的规划,形成了以单元为核定的凌乱。庭院空间的外部空间照明的难点是前期进行的整理与规划,重点是不需要有过多的装饰性照明,功能照明上需强调温馨生活氛围的营造,强调其整体性,以人为本。

私家园林的照明设计   

私家园林群组建筑多为围合或半围合的私密空间,其外部空间是介于室内空间与街道公共空间的中间地带。这样的空间就具有了他独特的特点,既有私密空间的幽静,又要有开放空间的明朗。建筑空间组合丰富,形式不拘一格,充分体现了我国古人造园技术的精湛。这类建筑在南方较多,比较有特点的是苏州的沧浪亭、狮子林、拙政园、留园、网师园、艺圃、环秀山庄、耦园等。在进行照明设计时应把握好对其的表现方式,主张运用园林的造景手法去进行照明设计,既有针对性又有目的性。以下是根据私家园林的特点进行了设计思路的一个疏导。

首先是对整个空间进行文化定位,了解该空间的历史的本源,挖掘隐藏与各种文化现象深处的精神本质。

其次是对改空间的功能进行定位,从横向与纵向两个方面进行分析,找到灯光表现的重点对象,一般分为建筑、植被山石、道路三个层次,区分这三个层次的从属关系。

最后是文化定位于功能定位的融合。通过这样的梳理使我们在做照明设计时不至于无从下手。

皇家园林的照明设计   

皇家园林在北京与沈阳较为常见,主要是明清大型的宫殿、陵墓与祭祀建筑。其特点多采用中轴对称式的布局,建筑造型严谨,主体形象突出。(图3.10)现存皇家园林多为开放式的园林,供人们游览,所以,对皇家园林进行照明设计时装饰性的照明非常重要,在对其进行照明设计有别于私家园林。

 

 

 

 

 

 

 

 


 

图3.10  北京与沈阳故宫建筑平面图

从建筑布局上来说,皇家园林多采用中轴对称式的布局,结构严谨,层次分明,主体形象突出。具有代表性的是北京的故宫与沈阳的故宫。如北京故宫主要分为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后三宫、东西六院、养心殿、御花园。再如沈阳故宫,与北京故宫相比,沈阳故宫建筑风格上更添有满、蒙、藏的特色。在布局上,东路大政殿、十王亭建筑群布局仿照八旗行军帐殿(大幄次)的布局。从这两个宫殿的布局中我们可以看出,建筑是按照一定的序列性进行排列,主次分明。建筑本身的实用功能不强,其主要是凸显其象征含义。所以在进行照明设计时,我们按照建筑的主次关系,根据每一栋单体建筑的历史信息,进行重点照明,主要表现皇家园林的大气与皇权至上。功能性照明主要根据园林的道路进行铺设,从整个布局上来说,起到辅助照明的作用。灯具风格需体现宫廷特色。

皇家园林建筑结构严谨,色彩较为明快,所以选择显示性较高的灯具,亮度较高,照明风格要体现其庄重大气。同时与辅助性照明形成明暗对比,增强整个园林的立体感。(图3.11

 

图3.11  古建筑夜景效果分类表

古建筑风格

屋顶

屋身

台基

游人观赏的角度

张扬感

发散性

外向性

含蓄感

收敛性

内向性

与人亲近

神秘遥远

宏伟高大

柔和衬托

庄重严肃的纪念型风格

 

 

 

远观型

 

 

 

近观型

富丽堂皇的盛世型风格

 

 

 

远观型

 

 

 

近观型

亲切宜人的住宅型风格

 

 

 

远观型

 

 

 

近观型

自由婉约的园林型风格

 

 

 

远观型

 

 

 

近观型

 

在对古建筑与古典园林进行正确的表达方式的同时应注意避免以下小的细节的处理,只有这样设计才能够更加的完美。

一、随意更换室外照明灯具中灯泡的类型,如显色性的光源换成低显色性的光源,节能灯光源出现两三种不同的色温,这样在一定程度上会削弱原设计的效果。

二、在庭院景观中使用彩色等(带蓝-白滤光器的除外)对花草树木照明,所产生的效果看起来不真实。

三、在池塘或其他静态水体中使用水下照明灯具,会让水中的藻类植物一览无遗,并且使水看起来很脏。除非静态水里有需要照明的景观物。

四、任由植物在灯具附近生长,会阻挡光源的光线。

五、在小树背后隐藏安装时没有考虑植物生长情况,随着时间的变化,灯光被遮挡。

六、昆虫或其他物体的碎片对埋地灯和上射灯光线的遮挡会使设计效果大打折扣。

七、安装灯泡对于灯具来说功率过大(强光灯),刺眼的光亮使人难以看清周围的事物。

八、灯具的大小与被照物相比比例失调。过大或过小的灯具看起来都会让人很不舒服。

九、用安全照明代替景观照明。安全照明的光线对于周围的环境来说过于强烈。

十、选择的光束角不合适,没有根据树木的形状选用灯具:是否采用聚光型,还是中光型的,植物的光均匀不好,该重点表现的没表现出来。

3.3中国历史街区外部空间照明的设计方法与应用

在当今社会,现代的城市结构打破了中国传统的城市结构布局形态,保留完整的古城较少,大多城市仅保留了历史性的街区。但这些历史街区有保留了完整形态的历史街区和现代建筑与老建筑混杂的处于半完整状态下的历史街区。目前,历史街区的照明存在着很多问题,需要我们进行建立长期有效的机制对其加以整理,规划与保护。

3.3.1  完整的历史街区照明设计   

完整的历史街区是该城市的民俗、组织机构、价值观念的历史见证。是该城市历史文脉的延续,是建设特色城市的主要依据。而历史街区的照明设计是具有一定历史文化特色的街区展示自己独特魅力在时间轴向上的一个拓展。

目前,完整的历史街区在照明上存在一些问题,如:街区的照明凌乱,缺乏特色与整体性,只注重功能性的照明,缺乏艺术照明,同时街区的照度不能达到照度标准。(图3.12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应制定相应的照明设计方案。

根据历史街区的使用功能对其进行为,一般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主要以居住功能为主的历史街区。这样的街区,历史特色较为浓厚,多分布于现代城市建设触及不到的地区,其照明需求侧重以功能照明,由于缺乏长期有效的规划与整理,存在照明方式凌乱,照度不达标,甚至没有照明。对其应从整个街区的整体布局出发,根据实际情况,尽量避免进行大规模的拆改,这样既破坏了历史街区的完整性,又浪费资源。应充分利用现有的照明资源,进行有效的整合疏导,修复与完善。使其达到功能照明的同时,而不缺乏对温馨街区生活的营造。

 

 

 

图3.12  人行道路照明标准值[32]

夜间行人流量

区域

路面平均照度

Eav(lx),维持值

路面最小照度

Emin(lx),维持值

最小垂直照度

Evmin(lx),维持值

流量大的道路

商业区

20

7.5

4

居住区

10

3

2

流量中的道路

商业区

15

5

3

居住区

7.5

1.5

1.5

流量小的道路

商业区

10

3

2

居住区

5

1

1

 

第二种主要是既具有居住功能,同时还担负着旅游观赏的功能。这部分历史街区都分布于现代城市核心区域内,所以其照明设计既应有功能性的照明,又要有装饰性照明,并且装饰性照明占主导的地位。照明设计首先对其街区进行文化定位,充分挖掘其历史文脉。其次从街区的空间布局出发,从横向与纵向两个坐标轴上进行统筹。横向上应划分街区的主次关系,使整个照明设计具有丰富的层次关系。纵向上应考虑历史性街区的尺度关系,大多历史性街区的D:H为1:1。适合以步行观赏。从观赏角度出发,适合对其街道建筑局部进行重点刻画。同时应考虑整个街道照明与城市照明关系的衔接,这一点主要体现在对街道空间轮廓线的刻画上。

3.3.2  半完整的历史街区照明设计      

半完整的历史街区是老建筑与新式建筑相互融合在一起的街区。这样的街区具有一定额特殊性。所以照明设计的方法应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制动。如沈阳市的胜利大街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胜利大街的沈阳站地区是沈阳最重要的历史建筑和城市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区之一,历史建筑中存在俄式殖民与日式殖民风格的建筑,文化具有一定的地域特色。根据胜利大街照明规划设计的具体情况依靠整合设计方法统筹道路景观照明中的照度等级、光色与照明尺度等,优化配置,依据胜利大街上的历史建筑分布特征,有重点有节奏的去进行规划才能达到特色照明的目的。根据胜利大街的建筑布局现状、照明现状、城区特色历史可把胜利大街分为三个区域,,第一区域是沈阳站特色历史照明区,此区域为照明严控区域,严禁与路面平行的小型LED刀扁广告与大型LED广告屏。

第二区域以沈阳站为中心向南北两侧递减,这部分区域多高层住宅与商铺,所以划分为二级照明区域,在这部分区域控制级别可放松,在高层建筑上可着力打造城市轮廓线,强调夜间街道的DH比例关系,使城市夜景空间层次更加丰富。                 

第三区域以二级照明区域边缘向南北扩散,为三级照明区域,三级照明区域建筑多为六层住宅,这部分遵循居住区照明设计的规则,在以不影响居民夜间休息的前提下,可在建筑顶部做线性灯光设计,在视觉上对街道轮廓线做延续性设计。(图3.13)

 

 

 

 

 

 

 

 


图3.13  胜利大街照明等级划分整合

沈阳站特色历史照明区严格控制灯光色彩,色彩以泛光暖黄色光源为主,另外可用白色光源做辅助色。照明方式禁止闪烁光源,用传统泛光着力打造静谧的历史街区夜景特色。二级照明区域色彩可放宽为两种主色光源,用冷暖对比协调空间色彩,可放宽闪烁光源的控制。三级照明区域色彩可放宽,但不可超过三个光源色。(图3.14)

 

 

 

 

 

 

 

 

 

 

 

根据胜利大街的交通现状,可把胜利大街的照明尺度分为人行尺度和车行尺度。沈阳站特色历史照明区为人行尺度区域,根据沈阳站周边景观节点分布和夜间人行活动分析并确定人群主要视点与视线,视点可分为沈阳站广场视点和人行道近距离视点,根据视点观看老建筑与广场景观时形成连续性的视觉界面,视线对象以广场视线的中景和观看老建筑的近景为主。根据人行尺度分析可对沈阳站特色历史照明区老建筑的建筑细部用灯光进行细部刻画,表现老建筑的历史韵味。

二级历史照明区域和三级照明区域为车行尺度。此区域主要以机动车、电动车、自行车为主要工具,路线为城市过境交通干线,道路两旁以高层住宅和商住两用建筑为主,所以照明在车行浏览的视看界面上着重强调照明的节奏感与界面的连续性。所以照明规划主要强调这部分区域的照明线性设计,可对高层建筑顶部做局部照明设计,强调照明的序列性。(图3.15)

 

 

 

 

 

 

 


图3.15沈阳市胜利大街照明尺度的整合控制

3.4古建筑照明的控制模式

选用控光性能优异的高效能、高品质灯具;灯具采用高效率的供电和控制系统,为了降低运行能耗,同时考虑对动植物保护的,在兼顾旅游观赏需要基础上,采用智能控制系统,将开灯时段详细划分(详见下表),区分旅游季与非旅游季(含平时、周末、节日模式),同时实现灯具软启动保护、远程控制、末端防盗功能,达到系统综合节能。

 

 

 

普通旅游季4.10—4.25 & 6.1—9.25(每周一至周四)(全年95—96天)

    内容

时间

焦点景观

投光照明

焦点景观

深夜模式

山体景观

一级照明

山体景观

二级照明

山体景观

三级照明

其余环境

照明

其余环境

重点照明

6:30P—9:30P

ON

ON

ON

9:00P—4:30A

ON

  *普通旅游季4.10—4.25 & 6.1—9.25(每周五至周日)(全年38—39天)

    内容

时间

焦点景观

投光照明

焦点景观

深夜模式

山体景观

一级照明

山体景观

二级照明

山体景观

三级照明

其余环境

照明

其余环境

重点照明

6:30P—9:30P

ON

ON

ON

ON

ON

ON

9:00P—4:30A

ON

旅游旺季4.26—5.31 & 9.26—10.31(每周一至周日)(全年68天)(遇国庆按重大节日执行)

    内容

时间

焦点景观

投光照明

焦点景观

深夜模式

山体景观

一级照明

山体景观

二级照明

山体景观

三级照明

其余环境

照明

其余环境

重点照明

6:30P—9:30P

ON

ON

ON

ON

ON

ON

ON

9:00P—4:30A

ON

非旅游季11.1—次年4.9(每周一至周日)(全年155—156天)(遇春节、元旦按重大节日执行)

    内容

时间

焦点景观

投光照明

焦点景观

深夜模式

山体景观

一级照明

山体景观

二级照明

山体景观

三级照明

其余环境

照明

其余环境

重点照明

6:30P—8:30P

ON

8:30P—5:00A

ON

 

 

 

 

 

重大节日(国庆3天、春节3天、元旦1天)7天。普通节日(五一、端午、中秋共3天纳入各季场景内)。

    内容

时间

焦点景观

投光照明

焦点景观

深夜模式

山体景观

一级照明

山体景观

二级照明

山体景观

三级照明

其余环境

照明

其余环境

重点照明

6:30P—12:00P

ON

ON

ON

ON

ON

ON

ON

12:00P—5:00A

ON

 

3.5小结

一、时间性

西方建筑理论家吉底翁认为时间是建筑的第四个维度,[33]人们对时间的思考存在于建筑的文化因素中,每一个遗存下来的中国古建筑都具有丰富的时间维度,而照明设计在时间上是古建筑建筑体现在时间维度上的一个延伸。古建筑照明设计中所要挖掘的建筑本身的历史信息是该建筑在时间维度上最具代表性的特征,它所体现是人与建筑在时间维度上的关系。而现在通过对古建筑进行照明设计,供人参观游览,把这一时间段本不应产生的人与建筑的关系建立了起来。所以古建筑的照明设计是建筑在时间维度上对过去时间人与建筑关系的回顾,同时也是对未来人与建筑关系的建立。所以说古建筑的照明具有一定的时间性。

二、多元交融性    

古建筑照明设计是建筑学、美学、光学、经济学、文物保护等多种学科相互作用下的一个门类,所以在价值体现上呈现出多种状态,如照明必须符合必须体现出古建筑的结构特征,同时还必须符合大众的审美需求,对灯光参数必须进行合理的调配、同时还必须在文物保护法规定的范畴之内,最终还必须对其进行经济评价,古建筑照明设计给社会带来多大的经济价值。所以其整体呈现出多元交融性。

三、体验的模糊性 

体验的模糊性主要表现在审美需求上,古建筑照明设计所表达的文化特质是一定的,但其参观对象是携带有不同地域文化背景的人。由此形成的心理体验并不固定,表现出交叉、渗透、多向的模糊和不确定特征。[34]

 

 

 

0
  • 阅读(6161)|
  • 评论(0)|
  • 转载(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