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面出薰作品《城市环境与建筑照明设计》译文节选 2012/8/23 15:26:13
想帮博主提高知名度就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分类:默认分类 标签:建筑照明 设计感悟 专家动态 

面出薰作品《城市环境与建筑照明设计》译文节选——初醒悟

东京国际会议中心
1996年 东京,日本

       这个首都东京的多元文化设施位于城市的心脏地带,造价达到令人惊愕的一千六百五十亿日圆。它由两翼组成:一个带玻璃悬吊结构的会议中心与巨大的中庭式大厅部分;和半个建筑内包含众多大小会堂、宴会厅、展览空间与其他设施部分。这个项目的照明设计是一件冗长的工作,从基础规划到执行管理,共六年半之久。这其中包括执行管理阶段与美国的照明设计顾问克劳德 · 恩格的合作。这个项目作为一个艺术建筑照明设计的样板而赢得了世界范围内的赞誉。

二十一世纪的宜人照明

— 东京国际会议中心竣工之后,您有机会再去参观么?
       面出薰
:它刚好在我回家的路上,所以我每周都会多次经过那儿。夜里,它像龙骨一样的结构在夜幕中放光,几乎一直持续到最后一趟新干线列车进站。它好似诺亚的方舟来拯救东京的人们,或者像一种航天飞机。您现在所看到的与我们以及建筑师Rafael Vinoly在项目之初的构想完全一致。

— 但是,如果今天请您做东京国际会议中心的照明设计,您会做得和从前一样,还是想实现另一种效果?
       面出薰
:如果建筑师有这样的想法、客户有预算、建筑物排定了工期计划表、各种各样条件全都相同并重现,那么是,我们的设计效果还会是同样的。对于给定的空间,众多的照明解决方案可以概念化,但是这个项目的设计是我们经过很长时间认真思考,从众多的方案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即使是现在,我仍然认为这就是在可能的方案中的最佳解答。如果还是我来设计,八年之后,我有了一些新想法,那么我会说不。

— 在东京国际会议中心照明背后的基本思想是什么?
       面出薰
:我们呈现给客户的项目的主题是“二十一世纪的宜人照明”。我们致力于创造一种吸引观众的宜人的视觉环境。将这些牢记于心,我们阐述了四项有吸引力的、舒适的照明概念。

— 对于一项优雅的建筑照明,什么是“环境之光”;对于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断变化的照明设计,什么是“时间之光”;对于大家熟悉的日常功能和特别事件,什么是“节日之光”;对于节能要求,什么是“经济之光”。
       面出薰:
这个步骤是基于我们PLA公司的基本理念,这就是:要把建筑物当作一个巨大的光的器具一样漂亮地照亮。这并不意味着让它像个装饰灯一样闪闪发亮,而是设置光的埋伏,产生与特定环境以及建筑空间本身相协调的效果。我想,建筑照明艺术在于创造光的效果,这远超出了实现功能需求,衡量空间自身的特征和质量 — 创造一种空间,在这里光好似风、能被嗅到、载着声音,等等。甚至留有一种神秘感:那些产生这些效果的照明装置究竟藏在哪儿。
       灯,就像其他有着其特定目的的工具一样,是用来照明的。与一个画家用不同的画笔作画相似,一个照明设计师通过充分运用各种照明器具,设计多种灯光场景,把人与光有机地联系在一起。东京国际会议中心就是这样一个很好的例子,运用了各种高性能的具有特殊品质的照明设施。

— 把这些变成现实经过了很多阶段。
       面出薰
:在东京国际会议中心这个项目进程中,我们在设计竞赛后参与进来。所以基本规划阶段 — 我们提出一种设想,并且建立了一套大家一致认可的基本思想 — 基本设计阶段 — 我们把那些概念变成实际的灯光效果,而且提出了各种照明方式 — 同时或详或简,细化了方案。

       接下来是执行设计阶段,我们将每件事情统一成完整的可操作的方案。敲定了很多设想,在真实条件下验证了所有的细节 — 从照度水平和灯具固定装置的设计,到控制系统和运行费用 — 并且准备好了指导施工人员的设计技术图纸。最后是实施和施工管理阶段,这个阶段我们的任务是现场指导,从原型模型试验,到完工之前的照明调整。整个项目从基本规划到完工,共花了六年半时间。

像巨大的灯一样的建筑

—显然,在那段时间里,您和建筑师Rafael Vinoly互相影响。
       面出薰
:是的,实际上非常亲密。他对建筑照明有很高的期望。而且,在我们讨论怎样做照明设计之前,作为一个建筑师,他就有了一些令人惊奇的想法。通过他对建筑想法的一次次描述,怀着同样的热情,他力图激发出照明设计师的灵感,共同去实现哪个梦想。所以,是的,我们在一起关于目标和方法交换了大量的想法。

— 据说你们也吵过几次架。
       面出薰:
是的,嗯,Rafael是乌拉圭出生的美国人,他有着被人称作火暴的拉丁气质。他发怒时就会把英语忘得一干二净而大讲其母语西班牙语,所以有那种时候,没有一个人能听懂他在说什么。但即使这样,有人不同意他的意见时很容易让他发火,完全是由于他有把所有的设计做到完美无缺的强烈愿望。因此把这叫做“吵架”并不十分恰当。这些不是毫无意义的喊叫比赛。更准确地说,是为了锤炼出可行的最好的结果。我们并不想掩盖分歧。
       不论他们对照明效果理解得多么的好,作为建筑师,他们总有自己固定的表达方式。建筑师告诉我们,要经常设想场景中应该有这样或那样的照明质量,给使用者带来如此这般的利益 — 因为他要考虑照明之外的材料以及其他的一些事情 — “别再单纯为了灯光而造成如此忙乱”。为了不返工,我们会争论如果不坚持场景中正确的照明方式,建筑的参观者会对此兴趣索然。有时我们会使他让步,但有时我们会招致反击。并不只是照明设计方面会发生争斗:引发激昂的辩论,参与此项目所有的人都大喊大叫,是Rafael解决问题的方式之一。他会毫无保留地告诉你他是怎么想的。与其他建筑师合作,我经常会对他们的想法和意图产生困惑。但Rafael是那种人,他会明白地告诉你:“我喜欢这样,我不喜欢那样,那是臭狗屎。”

— 所以所有的努力汇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完美的成果。
       面出薰:
关于照明,Rafael有一个基本的、明确的想法。是他,而不是我们,首先说要照亮地面,他也有力地推动了把建筑本身当成一只巨大的灯具的想法。我想这是此项目成功的关键点之一。也正是由于他在建造和安装过程中的认真监督、果断地拒绝妥协,才取得了可能情况下的最好结果。设计在进程中也有很多修改,所以通过经常的监督工作,我们的任务近乎苛求。
       这个项目的最特别之处在于我们在进程中用模型做了大量的试验,甚至是足尺设计模型。我们在现场和工作室做了数不清的照明试验。这也意味着建设者不得不做更多的超出施工蓝图范围内的工作;他们必须彻底地思考每件事,尝试许多想法,订购各种不同材料。在各个建筑工地,我们令很多人失去了耐心而对我们大喊大叫。
       但是,正如您所见,Rafael可能对你发火,但随之他会过来热烈地和你握手。每个人都理解他的这种个性,和永不妥协地追求高质量的决心。和那些充满激情的设计师一道工作让我们体会到,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设计师或者建设者都能满怀热情地不断前进。

数量之上的优质质量

— 最终的结果是,与我们通常所见的公共建筑照明大不一样。这也许就是您所建议的用光影产生的“宜人的照明”。
       面出薰:
直到现在,这里仍被认为是现代的、安全的,建筑的每一吋地方都被无影子地均匀照亮,就如同东京都政府大厦那样。这是因为,政府管理部门更愿意看到基于效率设计的照明并且把具体标准量化 — 或者把它放到照明条件中,他们仅限于满足亮度水平的设计。但是即使数字化的标准的确很重要,它并不是照明设计的全部。也没有一项照明设计是通过仅仅考虑光线的总量就能完成的。在这项工程中,我们取得成功所要面临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说服政府官员们单纯重视数字化的光的倾向。
       对于像大厅这样的场所,人们从这里通过、等人,等等,环境的舒适水平依赖于地面明亮的程度远不如空间中的光。对于玻璃建筑的大厅,我们的计划没有聚焦在照明数量的计算上,而是集中在那种环境下人们的真实感受上。在我们的设计里,光不是被均匀地传播,地面的平均照度只有50lx。但是通过照亮周围的墙壁,我们创造出整个场景内的明亮环抱的感受。通过解释这是如何创造一个有吸引力的空间,我们最终让都市政府官员们信服并同意了这种设计。

— 您通过反对量化的趋势把这项设计变为现实这一点看来很重要。
       面出薰:
是,我假定您的意思是,我们在把官方的注意力从只注重纯数据的和可以计量的条件中转变过来,以避免昏暗的照明品质方面取得了一些进步。
       东京国际会议中心就像一个建筑照明陈列室,包括众多的当今照明设计中广泛采用的元素。在照明设计技术和灯具设施两方面的品质,正如您在这儿所见,即便已经过去了八年时间,不论是日本还是世界其他地方您所能找到的范围内,也是最高的。但是,坚持这种高质量的同时,也意味着高花费。在很多情形下,也不得不在某些方面做些折衷。这就令保持所期望的质量水平变得很困难。但在这个项目中,我们做到了引导每件事情向最好的方向发展。我想,东京国际会议中心这个项目说明,可以不用通过把地面照得很亮的方式,创造一个非常舒适的环境。还有,高质量热辐射光源,比如卤钨灯,能够产生很好的效果。这些只是你可以从回顾这个项目建筑照明技术中学到的一部分事实。

— 那象玻璃建筑的支撑玻璃墙面的龙骨的照明呢。
       面出薰:
龙骨并不只是悬挂玻璃的结构单元;它也是建筑与众不同的美学要求的关键元素。白天,大片的玻璃表面为了反光而突出出来。但是到了晚上,玻璃突然从视野中消失,浮现出来的仅是唐突的框架。这就是玻璃建筑的最大特点。我们和建筑师都希望这个漂亮的龙骨结构看起来就好像毫无支撑地漂浮在半空中。
        如果它是一个桁架结构,我们计划运用和位于Shinjuku NS Building (1982)的通风塔(风之塔)同样的处理方法,像一个灯笼一样从内部照亮它;但是最后这项计划被您现在所见的张拉结构所取代。虽然结果就像建筑一样不断变更,这意味着从内部打亮结构将产生无法避免的阴影,看起来肯定不美。所以,我们选择从外部打光。我们采用低压灯,它的光线不会向周围扩散,以便不会把龙骨以外的玻璃以及其他的东西照亮。经过两个月的现场精确的调整,我们完成了龙骨的每一根肋骨的前后四套灯,总计600套灯的安装与调试工作。结果是,我们做到了龙骨从边缘到尾端的完美显现。

光超越文明之时

— 玻璃建筑大厅的洗墙灯也很独特。
       面出薰
:是的,尽管它们被设计得非常简单。通常,洗墙灯被装在天花板上向下照射,但是这儿的天花板没有安装这种灯的地方。进而,墙面是木制的,非常与众不同,并成向内倾斜的角度升起。面对这些条件,我们突发灵感地用了嵌入地面的上照洗墙灯。设计将垂直面融为一体,很好地捕捉了影子,所以人的轮廓显得很清晰。至于背景,有一面墙被静静地、柔和地照亮,使我们能渲染整个场景 — 人们不论是坐在长椅上、停下来、还是来回走动 — 都有独特的影像。这里是那种人们的目光或穿过、或汇合、或者其他各种相遇可能的地方。

— 驾车回家路上欣赏东京国际会议中心的经历证明一个事实,就是对于给定的空间,创造舒适的环境并不需要让每件东西都清晰可见,就象人们的面部表情、穿着衣物等。这样的场景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光河”。
       面出薰
:“光河”中的“河”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Rafael在设计竞赛时预想的,指的是光河的作用是把四座不同功能的建筑和玻璃建筑连成一体,成为统一的建筑工程。这已经通过一条引人注目的、动态的、将全部建筑串起来的、7米宽的溪流样的、环绕整个场景的U形灯光设备实现了。第二层意思是指,创造一种“光的分界线”分成不同的区域。任何一个到这里漫步的人都将沐浴在温暖的发光的“光河”里。这时,“河”起着划分线的作用,让人们感觉这里是一个生动的地方 — 令他们浮想连翩,“啊,这才是东京国际会议中心啊!”

— 临近公共广场的暗环境更衬托出“河”的效果。
       面出薰:
是的,整体景观,甚至于那些成排的树木,都被塑造成用来突出晚上“光河”的效果。考虑到照度水平,有些物体对于庭院来说太暗,但当你真的站在庭院当中,你就能够看清它们,因为周边的立面都很明亮。这是一个置身其中会感觉很舒服的空间。

— 但现在,一些杆式灯具竖了起来,驱走了一些这种黑暗。
       面出薰:
我猜想有一些人抱怨这里“太暗”。但是我感觉加了这些杆式灯后,就偏离了设计的初衷。在公共广场Keyaki树下的这些区域不是设计成用来看报纸的地方,而是过路人相互一瞥的地方。我对这种曲解感到非常地失望。即便东京都市政府有它自己的考虑,毕竟这项设计前后共做了六年半,如果出现一些新情况需要做出某些改变,我想政府部门也应该和设计师通通气。看到精心创作的漂亮的光影被破坏,就是由于头脑简单地相信“越亮越好”,让我感到很伤心。
       特别是,当商业目的夹杂进来的时候,有一种需求,首先是,把建筑的立面搞得尽可能地亮。但是,进一步想,不论你让建筑物多么地容易被看见,多么地显眼,等等,你一定要更加注意光是否从美学角度破坏了它。我认为把对象搞得太亮是对它的损害,这现在也被称为“光污染”。

— 自动售货机的设置也对最初的照明设计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面出薰:
那些自动售货机一定是最近才摆放在那儿。这简直令人愤怒。为什么它们一定要放在那儿,去破坏空间的气氛,用丢在那里的乱石头换取一时的方便?我理解他们是希望那些自动售货机能有些收益,但是那里的的确确不需要它们。
        我不打算深入讨论建筑是一门艺术这个话题,但是象这样的空间真的是文化的营养。实际上,的确有能源浪费和“强”光影响人的视觉的地方。我坚信创造超越精神的光,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文明,而进入了文化的领域。我希望:对于公共建筑和空间,我们能带出一条创造有益的“文化之光”的路。这是我的心愿。

0
  • 阅读(7877)|
  • 评论(0)|
  • 转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