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静

http://blog.alighting.cn/130803

兰若静,则天青心明! (2012-07-09 16:31分更新)

博文

我用四季用来等你(吴冠中笔墨四季) 2014/11/10 17:17:00
想帮博主提高知名度就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分类:默认分类 标签:设计感悟 

一个情字了得年轻的我,抛弃浙江大学的工程学习,宁愿降班,转入了杭州艺专。从家庭的贫穷着眼,从我学习成绩的优异着眼,从谋生就业的严峻着眼,所有的亲友都竭力反对我这荒诞之举。我当然也顾虑自己的前程,但不幸而着魔,是神,是妖,她从此控制了我的生命,直至耄耋之年的今天。——吴冠中

【 春 】

细雨如织,细数回忆的时间,似乎也变得很长很长,如同从未断线的雨丝,无止无休。


在冬天之末,春天之始,手捧一片新绿,眼前的黑瓦白墙,也似乎生动了几分。


太湖石上写不尽的春光,却隐在墙角之下。只是不知,你会不会走过这道门?


草长莺飞的季节,如果春天欢喜,这一片姹紫嫣红会有多么美丽?


通幽的小径中,你寻到了什么样的风光?其实,门前的树也开满了花。


小亭的一角,绿树红花点燃了整个院子,却只有鱼儿噙香而醉。


我眺望的街头,你的身影会不会突然出现? 

【 夏 】

夏天来了,这个多雨的季节。纷杂而至的记忆,似乎也带着潮湿的味道。


人来人往的街道中,是谁的雨伞甩出了朵朵莲花?


我追寻的影子,眨眼间便隐于一片渺茫的水汽中。是谁扔下的石子,溅起了水花?


青石小路上,风干了淋漓的小雨,也风干了潮湿的回忆。


热闹的拱桥上,却没有任何多余的故事。


莲叶张开了手掌,鱼儿们欢快的穿梭其中,忙着捉迷藏。

【 秋 】

我在黄叶上写上你的名字,然后一片片埋进土里,装进记忆。


野渡无人舟自横,小小的岸边,小舟带着陈年的记忆,静静的等待。


小舟从此逝,沧海度余生。我曾以为,渺茫的烟波会是最好的归宿。


海市蜃楼般的风光,明知是虚幻,却为何念念不忘?


窗前的故事,稀稀落落的掉进了水里。红色窗扉依旧,只是再也没有了听故事的人。


岸边的黄叶,请告诉秋天,我的思念。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原来秋天,可以比春天更热闹。

【 冬 】

下雪了,我们曾相约一起看雪,最后却都食言了。


落雪了,纷纷的白色花朵,是冬天的礼物么?


树上挂满了白色的花朵,这样的冬天,好像会魔法。


银装素裹的世界里,只有这袅袅而起的炊烟,带着生命一些活力。

从入冬开始,我就期盼一场漫天大雪。湮灭过去,也湮灭回忆。

吴冠中:我写过一篇千字文,笔墨等于零: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文中主要谈创作规律,笔墨的发展无限,永远随思想感情之异而呈新形态。笔墨属技巧,技巧乃思想感情之奴仆,被奴役之技有时却成为创新之旗。石涛谓无法之法乃为至法,明确反对以古人笔墨程式束缚了自家艺术,其实他早先提出了笔墨等于零的理念。知识分子的天职是推翻成见,而成见之被推翻当缘于新实践、新成果的显现,历史上已多明鉴。

0
  • 阅读(5267)|
  • 评论(0)|
  • 转载(1)
较后的一篇:色彩——黑色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