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_42175

http://blog.alighting.cn/53465

人生不学曾国藩,读到博士也枉然。 (2013-08-03 09:11分更新)

博文

【追忆丰田英二】(完)“制造”的真髓 2013/10/6 9:32:58
想帮博主提高知名度就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分类:追忆丰田英二 标签:营销管理 

       【日经BP社报道】国界是个麻烦 

       这虽然也与现在的和平状态在未来还能维持多久有关,但我并不乐观地认为和平可以永远维持下去。在现实中,和平也有可能遭到破坏。考虑到那种时候的情况,在日本确保坚实的制造业基础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先不说产量,只要掌握生产技术的重要部分,要增加产量是比较容易的。但是,如果连核心技术都已经丢掉,到了紧急时刻,就算再着急,也无济于事。这或许正是一种风险管理。 

       常听人说“现在是一个没有国界的时代”,我们完全没有这种感觉。毕竟汽车只要走出日本一步,国际之间的纠纷就如此之多。要是没有国界,比如把加利福尼亚州制造的汽车运到纽约,是不会出现任何纠纷的。而如果从日本运到加利福尼亚,事情恐怕马上就会闹大。国界其实是个相当麻烦的东西。 

 ■1995年6月28日深夜,为了推动进展艰难的日美汽车谈判达成协议,丰田发表了“新国际业务计划”。要在1998年把北美的本地生产从1994年的73.5万辆扩大到110万辆,并且研究新建年产规模为10万辆的工厂。这样一来,到1998年,丰田在海外销售的汽车约65%为海外制造。对此,日本通产省机械信息产业局局长渡边修评价说:“丰田在5家汽车企业中最有进取心。”但另一方面,也有不少意见指出这将导致国内减产。 

       除了日元升值,还有政治问题。如果单纯考虑生产成本,继续向海外转移生产线才是上策。虽然有人会说制造技术必须留在日本国内,但仅凭一家企业的力量,恐怕守不住这道底线。这的确是一个难题。 

       最近,民族的团结变得非常强。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问题也不会那么简单地解决。不能忘记的是,他们并不是单纯地为了利益而战,而是在拼上性命在战斗。 

       在现实中,地球上有很多这样的国家。日本现在虽然悠然自得,但也不知道今后是否能一直这样顺利。 

       因此,我觉得,“是否在日本保留制造业技术”这样的大命题虽然不是仅限于企业的问题,但企业也必须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思索。 

公司的团结也变得古怪 

  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的是,现如今,企业与国家、国民与国家所瞄准的方向出现了微妙差异。二战后,日本从一无所有出发,至今已经历经了50个年头,朝着“丰富物质”的目标,国家和国民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了一致的步调。但随着物质方面达到可以满意的水平,方向出现了混乱。 

       是确定新方向?还是在方向不明确的情况下想办法将系统运用下去?碰上了这样的难题。倘若出现能够带头指出“应该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并且具有说服国民的影响力的总理大臣,大家的步调或许还能保持一致。 

       但是,如果每一位总理大臣都只会高喊“自由,自由,只要自由什么都好”,不办实事,大家便会各自为政。政党方面也是,如果是2大政党交锋还可以接受,但如果分裂成10个、20个小党,恐怕谁是谁都闹不清楚。 

       正因为如此,青岛幸男才能当选东京都知事。当然,青岛说不定会做的不错,结果现在还不知道。但他的当选确实是混乱的产物。 

       在这样的局面下,勉强没有四分五裂的是什么?只有企业。但时至今日,企业也已经变得相当古怪了。 

       因为面临着空洞化,团结企业上下自然变得困难。如果企业的经营者都放弃在日本维系事业,把“只计算资本就好”挂在嘴上,团结也就无从谈起。 

       当然,我完全没有说“日本国内应坚如磐石,制造技术和一切都应该坚持留在日本国内”的意思。即便是1982年的“工贩合并”,我也是站在“统一成一家公司更有利于丰田开展全球化”的角度,从大约10年之前开始着手准备。 

■1982年7月,丰田汽车工业公司与丰田汽车销售公司合并,组成了现在的丰田。成立于1950年的丰田汽车销售公司已经经营了32年。当时丰田汽车销售公司的社长是现任会长丰田章一郎,丰田汽车工业公司的社长是丰田英二。 

       第一次向丰田汽车销售公司的社长神谷正太郎(已故)介绍“工贩合并”的构想是在70年代前期。但最终得出结论是在神谷去世之后。我虽然希望在神谷还健康的时候促成这件事情,但在他去世之前,因为他的病情,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无法征求他的意见。但合并又不能完全不征求他的意见。鉴于这些因素,实际的合并拖到了1982年。 

“工贩合并”是丰田的夙愿(中左是名誉会长丰田英二,中右是会长丰田章一郎)。


制造与销售达成怪异的妥协 

      说实话,丰田汽车工业公司与丰田汽车销售公司分开有好的方面。但分开也有不好的地方。究竟哪个更好,要看形势的变化。并不是分开更好,或是独立更好这么简单。 

       尽管如此,确实有些事情因为合并才顺利实现,或者说是有了令人欣慰的结果。一语概之,我们的全球业务能够发展到今天的程度,是“工贩合并”带来的最大利益。毕竟我们最初决定合并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但是,如果单就日本国内来说,“工贩合并”也带来了不好的情况。那就是制造方面与销售方面达成了怪异的妥协。而在此之前,销售与制造吵得很凶。虽然招来了“丰田汽车工业公司与丰田汽车销售公司总是在吵架”的非议,但之所以吵架,正是因为彼此都是认真的。而现在大家什么都不吵。 

       就连我在当社长的时候,也没有多余的废话,只是强调“多造多卖”。就算明知卖不动,也要气势汹汹地命令:“去卖!”这是社长的号令,司令官就是这样的角色。暂且不论参谋,司令官如果不喊“前进”,组织就会停滞不前。 

       无论是竞争,还是摩擦,如果没有这样的因素,无论做什么都会一事无成。所以现在的日美摩擦可能也是件好事。但华盛顿插手干预商业的论战,这让事情变得有点棘手。 

       丰田现在经常说,要力争成为优秀企业。但这不意味着要消除竞争。 

       而是之前一心一意求发展的丰田终于有了思考周围环境的余地,日本整体也是如此。 

       以泡沫时期抢购美术品为例,换一个角度来看,这就是只顾工作的人有了关注美术品的余地。这样来看,泡沫也并非从头到尾全都是坏事。 

       我个人是在(丰田达郎)社长患病之后,被大家推到了这个位置。社长的病治不好,我就一刻也不能松懈。 

■1995年2月24日,丰田达郎社长因高血压病倒,现在还在住院。丰田称,“社长预定于近期复出”,但此之前,公司以岩崎正视副会长为中心,由副社长以上的高管集体参与经营。 

       外国的丰田车零售商中的业绩精英要组团到日本来。既然作为奖励,让这些精英来到这里,如果不给他们一些感谢和激励,实在对不住大家。但社长病倒,会长也因为经团联的工作脱不开身。事出无奈,我也只好拼上这把老骨头,亲自上阵。无论做什么,我都是这样的作风。 

       不过,现在社长的身体恢复地非常顺利。应该很快就会恢复平稳。 

描绘蓝图是接班人的工作 



       我对于公司的未来已经没有什么展望了。描绘丰田的蓝图是接班人的任务,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我不能乱说话。如果接班人直接来问我,我说不定会说上一点。 

       每天我都去公司,但工作现在都交给了接班人。对于日本的未来和公司的未来,我在大的方面都持乐观态度。但愿社长早日归来,能让这把老骨头休息休息。(全文完,公司名称、职务均为当时,《日经商务周刊》编辑部) 

0
  • 阅读(3423)|
  • 评论(0)|
  • 转载(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