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怎么才能算用光线进行建筑设计?(二) 2015/1/7 10:33:25
想帮博主提高知名度就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分类:默认分类 标签:建筑照明 设计感悟 

丘迦南学不好日语的建筑师不是好品酒师

看到题目第一反应一定是当初吸引我开始学设计的安藤忠雄的光之教堂,只是简单地在礼拜堂的正面墙壁上细心地凿开了一道十字状的缝便营造出的特殊的光影效果,使教徒在礼拜的时候产生“上帝与我们同在”的宗教感受。尽管安藤在很多年以后说到“人人都觉得那道光很漂亮,但我觉得大家都没懂光之教堂。光之教堂的精髓在于一路向下的台阶,使得传统教堂中牧师高高在上的形象不复存在。在光之教堂里,牧师与信徒都是平等的,这才是光之教堂的精髓”,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教堂里并不需要任何的壁画,因为有太阳这位画家在帮它作画”。
 
(这就是那道神圣的光)(设计于1987年)
后来我接触到了现代建筑的开山鼻祖----柯布西耶,他在晚年的时候抛弃自己一生惯用的粗野的、理性的、工业式的设计手法,做出了与他一生中任何作品都截然不同的朗香教堂,我才知道光也是可以这样运用的。
 
(从这个著名的小侧脸看过去,它只是一个造型奇异的像一座混凝土雕塑作品的小建筑)
  
(这是坐在内部礼拜的时候看到的情景)(设计于1950年)
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不管你信教还是不信教,也不论你见到了实物还是只看到照片或影片,朗香教堂的形象都会令你产生强烈的、深刻的、从而是难忘的印象。它创造出来的突兀感、困惑感、神秘、朦胧和恍惚更像是一首石头写就的诗,但是它已经不仅仅是凝固的音符或者凝固的历史了,它可以超越当时的审美,它的光甚至可以超越世纪,成为人类艺术史上浓重的不可抹去的一笔油彩。
 
或者,西泽的这个艺术博物馆有没有打动到你,简单到极致的一个建筑,只是从天空倾下的一道光便足以让人停留并感动
  
十分依赖光的使用的努维尔设计的阿拉伯研究中心呢?它的窗户可不仅仅是为了民族色彩或者审美而存在,每个构架图案是一个金属镜头结构,上面有非常精巧的光敏电子设备,随室外光线的强弱调整“镜头”张开的大小以满足室内人们的使用需求
 
那么,伊东丰雄的风之塔呢?白天经过的时候您可能会觉得不过是路边一隅寻常建筑吧?可是您试试傍晚下班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独自再次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再看到这栋建筑恐怕会连眼睛都亮了起来吧。

可能你会觉得那些设计都离我们很遥远,大师们离我们很遥远,可是我想给你看的这张,是我某天下午在公司远眺休息的时候拍到的照片(希望不会暴露身份吧— —),在一个疲惫的下午,是这样的阳光让我整个人又重新活过来了。
其实用光线做设计是最常见也最不稀罕的,因为我们在不同的地区可能存在不同的气候、风能、城市环境,可是唯有光线是最平等的,它存在于一天中的每一刻中,或明或暗,或刺眼或柔和,它甚至没有一刻是不变的,它总是在变动。建筑师建造起了一个建筑并不是就是终点了,有光线存在于内的建筑必定是流动的、有生机的,因为它让光这个伟大且永恒的艺术家在创作,每一刻都是属于那个建筑最独一无二的时刻。
说到底,光也好,太阳能也好,风也好,水也好,我们利用它们,莫不如说,是我们要彻底放下作为造物主优越感的身段去了解这些大自然的规律,让它们,来帮助我们做设计。
(文章来源于知乎,转载请注明出处。)
1
  • 阅读(4190)|
  • 评论(0)|
  • 转载(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