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与蔡老师的最后一次交谈 2009/7/18 22:54:00
想帮博主提高知名度就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分类:默认分类 标签:其它 

与蔡老师的最后一次交谈

——沉痛悼念我国电光源之父、蔡祖泉教授

 宋定龙

 

 

323日下午,蔡老师夫人为我和蔡老师拍了一张合影照,永远纪念。)

 

717日晚间,从复旦大学陈大华老师那里才最后确定,我国电光源之父、复旦大学教授蔡祖泉老师,于当日中午1250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86岁。这一噩耗,让我一下蒙住了。凝视窗外很久,我才给陈大华老师回复了一条短信——“节哀顺便,缅怀悼念!”我想,从20多岁就开始跟随蔡祖泉学习工作的陈大华老师,以及蔡老师的弟子们,还有每一位见过这个人、听过这个名字的人,都陷入悲痛之中。

我最后一次见到蔡祖泉老师,是在今年的323日下午两点,在位于上海复旦大学旁边的教师宿舍楼里——蔡老师的家中。那次去上海拜访蔡老师,是因为我正在撰写的一本书,叫《60年灯光记忆》——2009年是中国建国60周年,我试图通过国内众多老前辈、老专家的人生经历和回忆,还原中国60年来照明行业、照明与生活一个真实而曲折的轨迹。蔡祖泉老师是我采访的几十位老前辈中重点要采访的一位。不仅因为他经过了中国从解放前到解放后,从改革开放到21世纪这个漫长的过程,而且他一辈子从事电光源事业的研究,更有权力对中国60年照明发展历史做一个客观而又真实的评价,更重要的是,作为“中国的爱迪生”,他对中国电光源事业的贡献和付出本身就是一部史书,反映和见证了这60年到80年的成长。

 

其实,在约访之前,我就听复旦大学的老师们私下提醒我说,蔡老师现在年老身体不适,需要更多的休息,现在基本上不接待客人,你不一定能约访到蔡老师。我听后,心里也犯嘀咕,但是最后还是给蔡老师的家里打了个电话。谁知,正好是蔡老师亲自接的。等我说明约访的缘由时,蔡老师不假思索地说,“下午两点吧,我在家里等你。”

 

下午两点,我准时来到蔡老师的家中。3月份的上海还是有些冷,蔡老师身穿一套淡蓝色的棉袄,一起坐在他的会客室里,再次聊起了采访的缘由。接着,蔡老师就开始用不是特别标准的普通话,给我讲起了从他出生到现在,从偶然进入电光源行业到分析现代电光源领域现状,饶有兴趣,而且记忆十分清晰。当时,我真没感受到大家所说的蔡老师身体不好,他还是那么精神抖擞,谈笑风生。关于“小太阳”是如何研制出来的,高压汞灯轰动全国、节能灯的出炉以及国际电光源科技大会在中国的成功举办等等经典回忆,蔡老师都毫无保留地讲述出来。我一边做着笔记,一边不断地向蔡老师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而他一一详细地为我做解答。

 

在我们三个多小时的交谈中,涉及到他个人、他的事业、中国的电光源产业、中国照明60年等多项主题。其中,他一直强调中国照明产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还与世界水平存在较大的差距;中国的电光源企业发展壮大快,但是在研发和质量方面得下功夫,得向世界知名企业学习。但是他说,中国电光源企业研发投入平均偏少,不是因为中国企业不舍得花钱,而是这是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只有企业做大了,有足够的资金了,才能引进高科技人才,才能在研发和技术方面更上一个台阶。他相信中国照明企业的未来,比如雷士照明。

 

他说,他若还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希望继续投身于中国的电光源事业研究中去,这是一份可以令人类走向光明,感受光明和分享光明的事业。

 

尽管已年高86岁,但是思路依然清晰。在这次交流过程中,我深刻感触到了蔡老师的激情源自何处,又为何源源不断?!

 

那次见面交谈的时间,一晃而过,快到晚上六点了。我才意识到这次打扰的时间有些长了,不利于蔡老师的休息。而后,蔡老师给我翻阅了许多以前的珍贵照片,包括他年轻时,中年时,工作时,出国时……这些珍贵的回忆,或许之前一直被他珍藏在书柜了,而这次为了完成《60年灯光记忆》这本书的出版,他才第一次呈现出来。

 

但是,没想到,那次见面交流、那次谈话的录音以及这些珍贵的照片,因为蔡老师的突然离去而成为我和他最后的纪念。我想,我有义务在即将出版的《60年灯光记忆》一书中,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份纪念礼物——最后的礼物。

 

“老师一生追逐光芒,天堂的灯,等他点亮。”

 

                                                   2009718日凌晨

0
  • 阅读(8270)|
  • 评论(7)|
  • 转载(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