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文明的对比 2016/9/28 10:45:26
想帮博主提高知名度就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分类:默认分类 标签:专家动态 其它 

  我无意去对比。

  文明的崛起与衰落在抛开了环境、气候、物产、战争、习俗以后,也许唯一能决定的就是“时间”了。人类历史横贯几百万年,从1974年在埃塞俄比亚发现的距今320万年前的“人类祖母”露西,到170万年前的元谋猿人、80万年前的蓝田人、50万年前的北京猿人,几万年前的周口店人,直到一万年前新石器时代开始。再经历了史前时代,出现了人类学意义上的文明。“文明”的标志是什么?我个人认为有两点主要特征:劳动和宗教。这是物质上和精神上的双重叠加意义的表征。

  地球存在的46亿年,我们人类的出现只是短暂的一瞬间。植物从藻类到蕨类,到早期的裸子植物,再到一亿年前出现更高级的被子植物——它们有着美丽的花朵,这是它们繁殖后代的重要性器官,世界因此更为繁华如画。动物从微生物到无脊椎动物,到有脊椎动物。有脊椎动物进化为鱼类、两栖类、爬行类、再由爬行动物进化为鸟类和哺乳类动物,人是目前的最高等级的哺乳类动物。

  我们先来说劳动,推测说因为新生代第三纪的造山运动促使森林面积的大规模减少而造成草原的增加,被迫从树上走到地面的古猿面对着前所未遇的难境,经常遭遇猛兽的侵害和获取食物的艰难。人类学会用前肢抓握石块、棍棒或其他天然工具,与猛兽搏斗;用后肢奔跑和跳跃以加快速度或者越过沟壑。前肢和后肢因为分工的不同而进一步分化,前肢解放出来成为劳动的基本工具,后肢则关乎平衡、运动、舞蹈。古猿逐渐加快了向着现代人转变的步骤。从树上走下的猿人因为群体性的围猎或者抵御自然灾害,更需要族群的各成员的联系和协作。这样语言就出现了雏形,从第一个单音节的出现到复合音节的清晰化,这也是一个不算短暂的过程。

  这个时候就不能称其为“猿人”了。有语言,有劳动,有分工,有富裕产物,有简陋穴居式住房。在旧石器的早期时代这些“人”就会用火来熟食、取暖、照明和惊吓野兽。人有了羞耻之心,用兽皮缝制衣物遮羞和御寒。甚至发明工具,比如用弓箭狩猎。这个时段的人称为“智人”,脑量已经达到1200—1500毫升,比几百万年前的“祖母”露西400毫升的脑量提高了很多,已经达到现代人的水平。

  这个阶段是“母系”氏族的黄金期,世界各地都有“女神“形象发现,比如在法国的拉塞尔洞穴岩壁上雕刻着一尊女性的浮雕,距今两万多年浮雕女性的臀部肥大乳房丰硕,一幅丰产多育的样子。法国布拉森波出土的“女人头像”,象牙制品,高3.4厘米,距今两万四千年。这个时代出现了早期巫术的痕迹,一系列的考古证明,原始宗教的产生起源于人类的抽象思维萌芽,以及人类将自身的生存意识和社会性的动物、植物产生关联,从而诞生了早期部落图腾。

  1879年考古学家在西班牙北部的阿尔塔米拉(Altamira)发现了第一幅关于动物描绘的史前洞穴壁画;然后最精彩也是最蔚为壮观的发现在1994年,在法国的阿德什(Ardeche)山谷雪维洞穴,一切对于史前时代人类文明的认识全都改变。这个绵延达500米的洞穴里岩壁上的画,有些是石刻,有些是绘制,经过放射性碳素的测定,可推衍到距今两万五千年前。这些令人叹为观止的雕刻和绘画用写实的手法捕捉住动物的各种动态,不仅暗示了肌理和力量感,并且用洗练的笔触摹写出各种动物的神态和机敏——一群奔跑中仰首嘶鸣的鬃马,矗立的鬣狗和黑豹,骨骼突出的狮子和形象化的犀牛。雪维洞穴在史前时代并不是人类居住的地方,但为何在此有族群中受过艺术训练有绘画技巧的人来此刻镂和绘制?也许这个时代宗教已经有所发展。

  如罗马的卢克莱修便说“宗教源于对自然势力的恐惧”,史前的人类敬畏自然又依赖自然。而艺术又是从此时开始在人类的思维中扎下了根。“艺术从来就是人类社会中由信仰、仪式、道德、宗教规范、巫术、科学、神话、历史所组成的复杂结构的一部分(世界艺术史,修昂纳;约翰佛莱明)。”艺术与宗教混生,在很多时候两者的表现形式具有共性。

  在这个时代的欧洲大地上,绽放着多彩的文明之花。这是发生在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事情。这个时间所产生的文明之果在中华大地上是一片空白,虽然考古学发现了很多旧石器的遗址,发现了骨、角、牙制作的针、锥、铲、穿孔贝壳、带有刻槽的鸟骨管以及简陋的人像石雕等,但可做为艺术要求的表现形式无论是雕刻或者绘画,在这片东亚大地上近似空白。

  距今一万年左右新石器时代开始。考古学家在土耳其的康雅(Konya)发现了一座八千年前的城市加泰土丘,这座城市没有防御工事和武器,表明这是一个生存环境很平和的时期。在这里有种植、畜养、纺织、陶土、熔铸铜铅。绘画和雕刻也非常杰出,这是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转变的社会历史时期。在加泰土丘出土了一尊代表丰饶和多产的“大地女神”粘土雕像,陶土材料,高20厘米。

  1979年中国的考古学家在辽西的喀拉沁左翼自治县东山嘴发现一处距今6000年左右的石砌祭祀遗址。在遗址内发现有一尊小型孕妇陶塑像、大型的人物坐像残片等。有一尊基本完整的女性头像雕塑,大小与真人相等。但是在艺术的写实和表达感染力上,就远远逊色与同时期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苏美尔文明中那些精美的头像和小雕刻件。苏美尔人已经具有相当水准的文学艺术能力,《吉尔伽美什史诗》描绘了苏美尔人的英雄吉尔伽美什寻求人生价值的不屈努力。让我们惊诧的是四千多年前的两河流域已经具备了如此发达的文明,这种文明用人类对于“生与死”这个终极命题来作思考。而同时期的华夏族祖先炎黄代表的仰韶——庙底沟文化却无任何信史可资考证。今天我们看到的《尚书/虞夏书》中对于尧舜禹的记载,可谓是最早的历史文字记录,但也被后人考据为是先秦人所做。这个时间留存给我们的记载只有《周易》上的“古之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不可否认,“八卦”正是中华民族早期的辩证智慧,是一种对于自然高度提炼过的仿生学以及自然动态学。

  我们可否认为“人类文明”和“人类灵魂”是同步诞生的?也是同时发展的?进而走向一步步成熟?牛顿认为这个世界就是一座宏大的时钟,一旦被上了发条就要有规律和可预见性的准确走下去,期间没有变量和突发事件,这就意味着“灵魂”也是先天就有的。不可否认牛顿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哲学家,但也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他一生都在尝试用科学去证明“上帝”的存在。而爱因斯坦却在尝试着时间与空间以及引力的变量,从“诞生”的那一刻并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包括“灵魂”。而做为宏观宇宙对应的人体微宇宙,也是从虚无中产生灵魂,并一步步发展壮大起来。这种从弱小到成熟的灵魂对应的也是从简单到复杂的文明,我们的艺术从极度二维抽象思维到表现主义的三维立体思维,期间跨越了数十万年。今天我们的科学和艺术又在向着高度概括性、自适性的方向发展,而从源头开始了解文明的流变,对今天乃至后世也是足有意义。

  就像在黄昏时我们恐惧黑暗的到来,总是留恋最后一抹光明。当我们置身黑暗中的时候,也就心安理得在其中,对于文明的过程也是如此。我们不知道一种文明究竟能发展到什么地步,是被外来侵略粗暴地打断和消灭?就像善良的印第安人遭遇到无耻的西班牙殖民者;或者因为季节气候的变迁造成文明的衰落,比如亚述王国和下埃及;或者是一场大洪水席卷了幼发拉底河的平原,在淤泥的堆积层上迁移来了苏美尔人;或者是人心日久糜烂,就连统治神学都失去了效能,就像罗马帝国末期一样,一群群的蛮族冲进了罗马城大肆劫掠。我们唯一知道的是“战争”是促进文明发展的重要推力,多少文明在废墟中倒下就有多少新的文明从旷野中诞生。

  于是在欧洲进入连绵割据的中世纪时代开始,缺乏大一统国家的欧洲衰落了。同时因为宗教的封闭以及精神的禁锢,陷入神学狂热的欧洲人在艺术上和科学上同样是贫乏无力的。而这时中国却因为政治的一统,经济的稳定,思想的多元,宗教的辅弼走向了大繁荣。公元476年到1453年,正是西罗马帝国灭亡到东罗马灭亡的近1000年,这个时代正是隋唐兴盛、两宋殷实、元代辽阔、明朝宣威的辉煌时期。

  但正是欧洲200个国家政商合一的杀戮战争,促使了资本经济首先从欧洲发展起来。东罗马帝国的死亡宣告了文艺复兴以及启蒙运动的开始,随后就是因为资本对于资源的渴求,而带来的大航海时代开始。资本主义是伴随着战争与掠夺开始的,这关乎着人类文明发展阶段血淋淋的兽性撕裂。

  当西方为了利益而探寻这个世界的时候,中国又因为长时间的大一统带来的僵化与保守,思想的强权压制与垄断,过度的自我满足意识与生存竞争意识的衰退,走向了国家一蹶不振。

1
  • 阅读(4018)|
  • 评论(1)|
  • 转载(0)
较早的一篇:时间的终点
较后的一篇:夏天的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