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可持续发展,需要我们去努力 2012/10/9 14:36:06
想帮博主提高知名度就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分类:默认分类 标签:设计感悟 行业聚焦 专家动态 
——访广州思哲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思敏 

                                    文/广东建设报记者  谈健

 成为传道、倡导者

  记者:罗老师,其实你的称呼很多呀,董事长、设计师,但老师这一称呼似乎更符合你现在的身份。你往返于教室与工作室之间,在很多场合讲授和传播可持续发展的观念。
  罗:是啊。我去了瑞士学习后,价值观有很大的变化。本来我们报这个班的时候,只是觉得能学到知识,能改变视野和思维,但没有想到是那么物有所值。
  在瑞士,第一个月就有十几位老师给我们上课,课程是关于可持续发展,有国际自然基金的人来上课,有动物保护专家上课,有关于物种方面的课,老师从各方面给我们讲可持续发展。在雪山上给我们讲雪山如何变小,给我们讲贫穷,给我们讲物种的变化等等,我们的感触很深,并对可持续发展的认识有了质的变化和明确的意识。
  我在很多场合都在讲可持续发展,因为我觉得,许多设计师对于可持续发展这个概念还比较模糊,也不知道怎样做,我希望能将我的知识传递给大家,共同为可持续发展事业努力。
  记者:那么,可持续发展到底包括哪些方面?
  罗:可持续发展,并非指低碳和节能,包括生态、文化、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内容广泛。但我发现,许多设计师对可持续发展不了解或不太清晰,因此,我给他们讲课,讲一些初级、概念性的东西,如化石能源、碳综合概念,冷热交换器,绿道,希望大家有了这方面的了解后,再慢慢地向这方面发展。
  记者:其实这几年,政府方面也在要求和推动社会及各项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罗:对。比如在景观方面,政府开始提倡绿道了,其实绿道早就应该有了,但问题是绿道要做成真正的绿道。如果自行车道与绿道是一条道,等于没有自行车道,那也不能算是绿道。在国外,自行车道与汽车道是分开的,甚至有些地方,这两条到是互不干扰的。他们的城市概念是缠绕概念,他们的道路也分为自行车道、人行道、汽车道、鸟道(绿化通道),绿化通道主要是给鸟类飞的。鸟道中的绿化要形成一条路,鸟在绿化顶飞过,因为鸟飞了50米就要落脚的,因此,绿化要连成一片。鸟粪可以做肥料,这条通道中间有湿地,有鱼,有水生植物,形成一个生物链,如果切断了这个生态链,那么就不是可持续发展了。
  另外,郊外应该有动物通道。有一个国家,为了让红蟹通过,特意把地面提高20厘米,让动物通过,在我国,西藏就有藏羚羊通道。
  记者:广州在迎亚运,市区绿化变化很大。以前用铁栏杆围住的绿地,现在建成了开放的、花草点缀其间的人行绿道。你怎么看现在广州的绿道建设?
  罗:应该说,现在广州的绿道建设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我们公司也在广州建一条绿道,是东濠涌绿道。设计的路段从东风路一直延伸到麓湖,绿道设在屋子的后面,与马路分开,道路从小区里穿过,有自行车道,它是与汽车道是分开的,有人行道,有植物休闲区,有小卖部等。自行车与人行道之间有绿化隔开。鸟类也可以飞过。
  这个设计是在去读书前设计的,从瑞士回来后,将设计改变了,人行道和自行车道分开了。
  记者:你多次讲到要考虑鸟的飞行空间。广州市区内很少有鸟吧。
  罗:不管现在有没有鸟,但要设计好,等生态形成后,鸟类自然就会回来了。
  记者:这个观点挺有意思呀,没有鸟,通过生态的设计把鸟引来。其实这里有一个既浅显又深刻的道理,生态的设计可以保持生态的环境和生活。
  罗:更重要的是可以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过一种更健康的生活。国外许多绿道,为点到点的服务,设计了许多绿道。因此国外有许多低碳社区、无碳社区。因为没有汽车,他们去任何地方,都可以通过绿道到达,骑着自行车,在绿道上穿行。
  给我们上课的一个老师住在柏林,住的社区是低碳社区,他们的生活真的是低碳生活,不需要汽车,买菜、买书等等都有自行车道,社区门口就有地铁口。
  在这里我还想特别强调一下什么是科学时尚的生活?外国老师给我们上课,讲中国人以开靓车为自豪,以名牌车多为高档小区。而在瑞士,什么是高档小区?无车小区才是高档小区。一个高尚的小区,以没有车而自豪。瑞士的服务设施非常完善,地铁、公交、绿道都连接得非常好。小区好到不想买车。如果要去雪山玩,可以租车去游玩,小区有车队。小区有快捷通道去到超市、游泳池。瑞士,是我们想象中的乌托邦。                           

                           中国建筑的可持续,更适合于被动式建筑

  记者:在你看来,中国建筑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处于什么阶段?
  罗:中国目前讲可持续发展的形式,是没有明确的内容,或者说是有偏差的。比如,如果跟业主讲要做可持续发展节能减排的建筑,他一定会说不做,认为要用太阳能、发电机等,要花很多钱的,业主认为只有高科技才能可持续发展,那就是认识的错误。其实,可持续发展建筑并不一定要用很多的钱,而是用一些低技的手段就能完成的。
  记者:也就是说,我们在认识上还有偏差。这也许就是你不断传道宣讲的原因。那么,应该怎么做?
  罗:中国的文化深厚,有很多传统的文化和思想很多的可持续发展的元素,我们往往忽视了。要古为今用,我要系统地去学习中国的传统文化,这也是我的一个改变。
  中国的道家文化。崇尚“道法自然。”瑞士的老师说被动式建筑,就是道法自然。他说,自然界本身就有很多东西,如何利用自然,才是可持续发展的。如果造价比正常地超过15%,就不是可持续发展建筑。因为用高技堆出来的建筑,本身就用了很多的钱,可持续发展是不可以用高代价来实现的。高代价用材料多,而且这些材料的还原性能也不高。
  可持续发展建筑可分为主动与被动式建筑两种。主动式建筑是技术型的建筑,被动式建筑是利用自然规律来形成节能减排的空间,其实,在中国,更多可行的是被动式的建筑。
  记者:被动式建筑,听起来好像是我们的老房子。如何建被动式建筑,有人在做这件事吗?
  罗:有一位加拿大的建筑师潘朝阳,他已经在中国的设计行业干了很多年了,他在上海浦东,用原始的桁土墙建了几栋别墅,用地冷地热来调节温度,冬暖夏凉。而这种做法的起源,来自于他在看了客家围屋后得到的启发。潘朝阳用当地的泥土、水泥、树枝等自然界的东西混合沙泥、钢筋来建造房子,用桁土墙来代替砖,中间有保温隔热的作用。房子起好后,他进行了测试,认为可以使用80年。虽然,在建造过程中,用这些原始的材料,人工可能是贵了,但材料便宜了,因此,我认为,用这种原始的自然的元素进行建造,完全是可行的。据介绍,如今那个小区的全部200套别墅,都用此方法建造,桁土墙的低造价比砖墙便宜了20%。这样建造的房子维护费用减少70%。不得不感叹的是,他幸运地碰上了一个有头脑的业主。,
  荷兰的一个建筑师,在汶川复建学校的一个足球场,先将足球场挖开,然后管从山脚伸出来树底下伸出来。风从树底下的管子出来,利用拔风效应来利用地冷。建造过程中全部用中国的材料,没有高科技,这些就是被动式建筑。
  记者:地冷,其实不是一个新的技术。在安徽西递村的古宅里,就有采地下凉气以调节温度的气孔。
  罗:是的,地冷早就有了,广东的可园就是用地冷的。但现在用得少,主要原因是教育问题,崇尚人家先进的高技的东西,我们应该用国外先进的技术,来发展我们的传统技术。
  在瑞士学习期间,我还有一个感受,那就是那里的每一个建筑都与环境融合得很好,他们每建造一个建筑,不是想建筑物要如何的突出和抢眼,而是考虑如何与周边的环境融合,与周边环境和建筑保持一致,甚至希望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这是一个思维观念问题。而在国内则不同,现在我们喜欢斗大斗新奇。因此突兀。
  但是,现在我们经过旧城改造后,城市变靓了,那是因为在改造过程中,尽量做到城市的统一。
  记者:你认为什么才是低碳的设计。
  罗:首先明确一下概念,生产过程中产生二氧化碳少,减少能源、清洁能源加工的叫低碳。零碳,是指不用能源,人工制造或用清洁能源。使用能源又生产能源的,也可以做到节能减排,甚至达到碳平衡。如台湾的日月潭蓄能电站,早上、晚上都发电,但是晚上用电的少了,那多余的电干什么了呢?晚上多余的电就将水抽到山顶的一个水库,到了白天,不够电用的时候,就将山顶的水放出来,进行发电。这种设计是节能减排的一个范例。
  记者:你常说,可持续发展要从身边做起。
  罗:是的。先从自己的身边做起,公司的车换成了小排量的车,油气两用车,在自己家里,做遮阳措施,减少空调的使用,家里的花园做湿地,湿地是天然的灌溉系统,节约用水。家里装了太阳能热水器,不在那里住的时候,就把电源关了,几天回去后,水还是热的。有条件的在自己家做采光井,做拔风井,取代空调。经过这样的改造,家里已经节能30%,但按照硕士班的老师分析,要达到50%才能合格。
  记者:看来,建筑设计师任重道远,首先要形成可持续发展的设计观念,其次要学习和进行可持续发展的设计,从而使建筑行业成为整个社会可持续化发展的一部分。
  罗思敏:只有社会发展是可持续的,我们的快乐生活才会持久。我现在观念上有了很大的改变,现在做每一个项目,甚至是生活中每一件事,我都会往可持续发展考虑。我在办公室开风扇,不开空调。
  我常记得PETER教授的一句话:不能用下一代的资源。

————————————————————

  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灵感和思维决定着设计的品质,所谓思想决定着方向。作为在广东设计界颇具盛名的罗思敏来说,大量的设计作品让他具备了业界翘楚的资本和经历。然而,他却想得更远。在2009年,他报读了瑞士伯尔尼大学建筑学院在中国开设的“可持续发展”硕士班,他想要充充电,想要有不同的发展。
  由于在中国的课程安排在深圳上课,于是广州和深圳间的广深高速,便常出现他的身影。“12:10,广州市,荔湾区,逢源路。14:27,深圳市,南山区,恩平街。驱车两个多小时,到达上课的地点。七个小时之后还得原路返回,”这是罗思敏在上课期间,其中的一天。他要求自己尽量不缺课。为此,他与同学在深圳租了房子,如果公司不是太忙的时候,他会住在深圳。除了珍惜每一天的上课机会,他还身体力行把课堂上学到的新理念新思路传播出去。周六的上午,记者按约定时间进行采访,见到罗思敏时,他刚从湛江回来,在湛江,他刚给那里的设计师们上了一堂可持续发展的课。

2
  • 阅读(6158)|
  • 评论(0)|
  • 转载(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