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专访罗思敏:处处有文化,无时不东方 2008/9/23 13:16:00
想帮博主提高知名度就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分类:默认分类 标签:其它 
  作为广州室内设计界旗帜性的人物,罗思敏所倡导的“新东方主义”和“岭南风格”在圈内备受推崇。同时,作为老板的他,创办的“思哲设计”也已成为广州市最大型的私营室内设计企业之一。而在他的设计作品中,我们也发现除了典型的东方元素的运用,他所进行的照明设计风格也是独树一帜的。究竟这位设计名师缘何艺术商业都如此成功?他对东方文化和照明又分别有着怎样的见解?从阿拉丁照明网对他所进行的专访中,你应该能找出答案。



  说职业:设计并不是我的首选
  从1983年至今,罗思敏从事设计工作已经整整25年。20年前,他创办了中国第一间民营室内设计事务所——“思哲设计”。至今,这家事务所已经在国内外创造了数百件设计作品。然而说起自己的职业,罗思敏却告诉我们,设计并不是他的首选。
  罗思敏从小就有艺术的天赋,七岁开始学画画。“我第一喜欢画画,第二喜欢做老师。”但是同很多人最终都无法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一样,罗思敏最终两样都放弃了。“画画不挣钱,做老师收入也不高,一个月才41.5元。”迫于生活的压力,罗思敏最终做起了设计,因为在那个时候,做设计一个月能挣200多元。
  现在的罗思敏,拥有着“思哲”这样一间业内顶尖的设计工作室,当然不用再考虑生活的压力问题。而且,这样的一间工作室,多多少少可以让他一圆“老师梦”。多年来,罗思敏一直十分重视对新人的培养,其弟子更是纵横于设计行业的领域中,其中不乏佼佼者,为推动行业的发展不遗余力。



  说照明:企业的服务意识还不够
  “现在很多设计中,室内照明并不受重视,认为照亮了就完了。”说起照明,罗思敏话匣子一打开便直言不讳。而谈到设计师与照明企业之间的合作,罗思敏更是滔滔不绝。
  在他看来,照明对于室内设计起到的作用非常关键,好的照明设计往往能成为室内设计的点睛之笔。然而在实际的设计工作中,作为设计师的他们,对于照明企业的了解却甚为寥寥。
  “其实不是我们不想去了解照明企业,而是愿意与我们长期友好合作的照明企业太少了。”说起与照明企业的合作,罗思敏的话语间有几丝无奈。“我们特别希望能与企业合作,希望能有企业为我们提供样品和后续货源,这样不仅能为我们节省精力,对于建立照明企业和设计师之间的广泛合作也是能起到良好的作用的。但是照明企业往往在这方面做得不够。有些企业不愿给设计师提供样品,售后服务态度也不够好,其实往往商机就这样错过了。”
  在罗思敏看来,照明企业的服务意识比起室内设计中的其他环节,如瓷砖、壁纸等产品的品牌商相去甚远。“如果照明企业的服务意识能加强,他们将能在与设计师频繁的交流中获得很好的产品推广机会,这是一个合作共赢的过程。但就目前来看,很多照明企业并没有这样做。”



  说设计:每件作品都要有自己的文化
  罗思敏主张“新东方主义”,极其重视地域文化在设计作品中的体现。作为广东人,罗思敏的作品偏向于岭南风格,但也并非件件都如此。看看广州市出自罗思敏手笔的几大设计,个个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如广州荔湾区的“唐荔苑”展现的是典型的“西关”情调;天河区正佳广场的“大椰丰饭”则完全是一组海南场景;再到维多利广场的“无国界美食沙龙”,一看便知道是菲律宾风格。“我的每件作品都有自己的主题,自己的地域文化,各有自己所表述的思想。”
  其实关于罗思敏的设计理念和主张,如若能到他的工作室亲自感受一番是最好的。在这间约莫20平米的茶室里,任何一个角落都显露着浓郁的东方风情。大到墙面、家具,小到洗手池、热水瓶,每一个物件、每一处细节都彰显了这位设计名师的东方情结和文化品味。在这个空间中,除了潜心设计,罗思敏做的最多事情就是饮茶。受日本归来的好友的影响,罗思敏1996年喜欢上了“功夫茶”,并开始在公司倡导“茶文化”,而后他又迷上了普洱茶。如果你能细细品味罗思敏的作品,从中也许还能品出些许普洱的味道。



  记者手记:
  罗思敏喜欢画画,年轻时曾做过业余歌手;受到做编辑的父亲的影响,他喜欢文学。对于中华文化尤其是岭南文化的深刻理解和热爱,使得他的设计作品中处处有“东方”;而对于各种文化的吸纳和包容,及曾浸润于澳大利亚生活的经历,又使他的作品中或多或少存在不同文化的交融和碰撞,无时不文化。
  与罗思敏打过交道的人都喜欢称呼他为罗老师。的确,面对这样一个集多重身份与一体的人,从他慢条斯理的谈话里,你能读到他睿智的思维和豁达的情怀;而在他数不清的作品间,你又能看到一个东方设计师的地域文化情结和所追求的生活境界。罗思敏总是很乐意能像老师那样作为一个传播者,将他对于设计和生活的感悟、对于东方文化的理解和喜爱传达给身边每一个人。
0
  • 阅读(5401)|
  • 评论(3)|
  • 转载(0)
较早的一篇:
较后的一篇:我的设计与地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