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纪捷

http://blog.alighting.cn/wengjijie

思索灯 思考光 思虑亮化 思想照明 (2014-04-24 23:25分更新)

博文

【老翁拍案】诸葛亮命悬的那盏灯 2013/3/13 11:23:38
想帮博主提高知名度就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分类:专题活动 标签:建筑照明 夜景景观 生活杂谈 

        让我们暂时放下手头上的一切,来一次穿越,回到三国某个月黑风高之夜:

        是夜,孔明扶病出帐,仰观天文,十分惊慌;入帐谓姜维曰:“吾命在旦夕矣!”维曰:“丞相何出此言?”孔明曰:“吾见三台星中,客星倍明,主星幽隐,相辅列曜,其光昏暗:天象如此,吾命可知!”维曰:“天象虽则如此,丞相何不用祈禳之法挽回之?”孔明曰:“吾素谙祈禳之法,但未知天意若何。汝可引甲士四十九人,各执皂旗,穿皂衣,环绕帐外;我自于帐中祈禳北斗。若七日内主灯不灭,吾寿可增一纪;如灯灭,吾必死矣。闲杂人等,休教放入。凡一应需用之物,只令二小童搬运。”姜维领命,自去准备。   

        时值八月中秋,是夜银河耿耿,玉露零零,旌旗不动,刁斗无声。姜维在帐外引四十九人守护。孔明自于帐中设香花祭物,地上分布七盏大灯,外布四十九盏小灯,内安本命灯一盏。孔明拜祝曰:“亮生于乱世,甘老林泉;承昭烈皇帝三顾之恩,托孤之重,不敢不竭犬马之劳,誓讨国贼。不意将星欲坠,阳寿将终。谨书尺素,上告穹苍:伏望天慈,俯垂鉴听,曲延臣算,使得上报君恩,下救民命,克复旧物,永延汉祀。非敢妄祈,实由情切。”拜祝毕,就帐中俯伏待旦。次日,扶病理事,吐血不止。日则计议军机,夜则步罡踏斗。

        却说司马懿在营中坚守,忽一夜仰观天文,大喜,谓夏侯霸曰:“吾见将星失位,孔明必然有病,不久便死。你可引一千军去五丈原哨探。若蜀人攘乱,不出接战,孔明必然患病矣。吾当乘势击之。”霸引兵而去。孔明在帐中祈禳已及六夜,见主灯明亮,心中甚喜。姜维入帐,正见孔明披发仗剑,踏罡步斗,压镇将星。忽听得寨外呐喊,方欲令人出问,魏延飞步入告曰:“魏兵至矣!”延脚步急,竟将主灯扑灭。孔明弃剑而叹曰!“死生有命,不可得而禳也!”魏延惶恐,伏地请罪;姜维忿怒,拔剑欲杀魏延……

        今天我们探讨的是那盏主灯的色温。皂旗,皂衣均为冷色,灯又会是什么颜色呢?罗贯中没有告诉我们。是忘了还是觉得没必要?那年代的灯不会有什么别的颜色?连灯的数量都是单数,营造了一个非常悲情的氛围。

        故事反映了灯对一个人的心理影响有多么重要。灯灭人亡,完全打掉诸葛亮仅有的一丝求生的意志。

        假如使用了灯罩,色温或许能改变,但又怎么会被魏延轻易扑灭?我还是倾向于认为诸葛丞相用的那些灯是暖色的,因为它能象征生命,所以它一旦被扑灭,就等于扑灭了生命。

        如果我们处于冬天的冰天雪地,饥饿寒冷,我们一定喜欢看暖色的灯光,相反,我们处于烦躁闷热的夏天,我们喜欢看冷色的灯光。

        刚才说的是生理环境温度对我们的影响,其实还有心理环境温度这个概念。

        我们不是处于忠君丞相的年代,我们处在全球气候变暖,金融危机,企业裁员,海啸地震,陨石坠落,核扩散,水污染,空气污染,MP2.5,MP250,官员腐败,小三篡位的极度高温的心理大环境中,我们烦躁不安,血压偏高,呼吸急速,我们又不想暴力革命,我们想平静平静。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喜欢看到冷色的灯光呢?

        冷光照明万岁!

 

        第一个案例看不明白。

 

        第二个案例非得要如此使用冷色光不可,它让我们似乎可以触摸到灵界的边缘。我想如果诸葛丞相能穿越过来这些个案例的灯光环境中做法事,一定容易成功,魏延也少点冤屈。

        第三个案例我最喜欢,因为它首先体会我们是处于幸福温暖、不饥饿的生理环境中,喜欢看它那稀稀落落的冷光织体,更能体会到我们是处于斩不断理还乱的高压心理环境中,喜欢看它那非常有秩序的冷光织体。它那织体,不但冷,而且冷落,不但冷落,还冷落得落落大方,简直可以让我们泣极而喜,喜极又泣。

       冷光照明到底如何,老翁说了不算,专家说了也不算,消费者说了算。

       不管怎么样说,群众追思英雄郑益龙的烛光永恒不灭!

 

http://www.dtxdc.com/Html/Main.asp

8
  • 阅读(6691)|
  • 评论(3)|
  • 转载(0)
较早的一篇:谁动了我的暗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