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专访:我们共同的绿色照明设计 2013/6/21 11:03:32
想帮博主提高知名度就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更多
分类:默认分类 标签:设计感悟 专家动态 

我们共同的绿色照明设计 

谢茂堂

华人照明设计师联合会CLDA会长

  

  《阿拉丁》:您认为照明设计目前在全球的发展现状如何?
  谢茂堂:
照明设计在美国发展了30年,欧洲大概发展了20年。中国的话大概是发展了15年时间,过去5年开始受到重视。过往的情况是,中国的大项目基本聘用国外设计师。这些年,国内的照明设计也逐渐发展出自己的系统。

  《阿拉丁》:能否预测当代照明设计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
  谢茂堂:
应该是逐渐精细化。如同室内设计和环境艺术设计从建筑设计分化出来一样,我想今后照明设计的学习、发展和系统都应该会向着更加精细的方向发展,更加专业化。一直以来照明设计都是室内设计或建筑设计的一环。而现在需要使用照明设计的项目一般规模会比较大,要求比较精细;可以预测将来照明设计将会朝向更专业、更精细的方向发展。

  《阿拉丁》:您认为照明设计在国内和国外的发展是否有所不同?哪些不同之处是我们应该引起重视的?
  谢茂堂:
一般来说,国外的照明设计使用环境比重分配大致是建筑30%,室内设计70%,从目前来看,国内设计的比重分配恰与此相反。不管是按量、金额、面积都还是建筑设计的比重更大。我想这应该是值得我们引起重视的部分。但是,很快这个将会朝更健康的方向去发展,在未来3—5年的时间内,应该可以看到室内设计的项目所占比重将达到70%或以上。

  《阿拉丁》:照明设计是系统工程,在塑造环境的整体性过程中还能包容些什么?
  谢茂堂:
我们都知道,所谓照明设计,它的思路的起源与基本功能是重合的,也就是照明。所有的人工光源设计,在设计的起点上其实都是模拟自然的光源。那么既然我们要用人工光源塑造出自然光源的效果,像是白天光源给予人们的一些想法、看法等等。所以在塑造环境的整体性时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让身处其中者感觉很自然、很舒适,符合人们内心对这种环境的理解,形成场所的特有效应,这是照明设计整体性的一个体现。

  《阿拉丁》:您认为照明设计在可持续发展理念指导下可以有哪些作为?
  谢茂堂:
这是现在业内最关注的概念。2011年,我们提出了《CLDA绿色照明宣言》(以下简称《宣言》),要求CLDA全体人员参与签名。《宣言》强调了CLDA的照明设计理念:高效、适度、精细和前瞻。具体来说就是:(1)坚持高效照明,积极推荐采用高效、长寿命的光源和照明设备。(2)坚持适度照明,按规范严格控制功率密度,不设计“比亮工程”。(3)坚持精细照明,杜绝粗心大意,反对灯光泛滥。(4)坚持前瞻照明,充分考虑照明环境未来变化,摆脱“三年一换”的循环。
  《宣言》提出的目标我们也在不断凝聚,并且在行动中贯彻,今年我们在全国各个城市、各大论坛都做了这样的推广工作。我们的GOD理念(前述四大理念)已经获得了欧洲职业照明设计师协会(PLDA)的认可。
  我认为在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之下,我们会通过宣讲等教育方式给设计师实际工作提供支持,便于他们把作为观念的可持续发展贯彻到实际的工作之中。

  《阿拉丁》:照明设计应该如何注重文化,如何借鉴历史?
  谢茂堂:
人类生活的积淀形成历史,人类生活中的思考结晶则会形成文化。所以我们说文化是历史的沉淀。照明设计怎样去注重文化和借鉴历史,不是很容易讲清楚。照明设计既然叫做设计,肯定是包含有文化的观照。我们在做照明设计时,都会在每一个项目中根据现有文化去贯穿一个文化的理念;设计肯定会借鉴历史,要看每一个设计师怎样理解历史,我们建议设计师多参加研讨会,交流彼此的工作心得,这是目前更快学习设计理念和使技巧更成熟的一个方式。

  《阿拉丁》:照明设计在新技术、新材料的运用方面有哪些现象是值得我们推崇或者摈弃的?
  谢茂堂:
从早期的钨丝灯泡到现在的节能灯、LED,到未来的OLED,所有的新技术都在不断推陈出新,现在是每月都有新产品。尤其是过去这几年,LED几乎是每三个月就有新的技术产生。每隔一段时间,我都约上几个设计师到不同的厂家去看看,了解技术的新发展。我最关心的是这些新技术成熟度、产品的稳定度,还有性价比。前几年流行一个笑话,说哪个设计师想让自己的作品迅速毁掉,就应用更多的LED灯,这里涉及的就是产品的成熟度和稳定性的问题。但是,现在这个笑话已经不流行了。
  通过LED的崛起,我们把新的产品应用到照明设计的中,并通过这样整体拉动带动这些产品的技术水准,这是很好的现象。
  设计之所以不能离开技术,是因为技术是设计的血液。新技术的应用,可以从安全、稳定上保证设计,更可以从形式上甚至内容上更新设计。

  《阿拉丁》:您如何理解照明设计美学?或者您认为应该如何建立照明设计领域的系统美学?
  谢茂堂:
直接的说,直观的美感就是美学了。
  但是建立系统美学则更多需要逻辑。它同时还需要不断更新。
  我的个人设计理念是“3个U”:Utility、Unaffective、Unique。实用性、无干涉性(作品中的“光”的运用一定是隐藏的)和独特性。
  照明设计目前还太年轻了,还很难建立自己的系统。

  《阿拉丁》:面对风起云涌的新组织,新团体,您打算怎样发挥传统组织的影响力,为设计师带来更多的发展机会和产生更大的凝聚作用?
  谢茂堂:
我们希望建立国际性的合作平台,实现行业内更好的交流。有幸的是,经过4年的努力,照明设计师被大家更重视了,照明设计得到了广泛的社会认可。我们的华人照明设计师联合会(CLDA)与欧洲的职业照明设计师协会(PLDA)和美国的国际照明设计师协会(IALD)签署了合作备忘录,与国际协会的交流对我们的工作会是更好的促进。
  一个协会必须要有思想,那么现在来讲GLD可能就是我们的灵魂。这是我们的一致看法:照明设计必须从设计做起,从根源做起。所以我们要求我们的设计师给出谨慎的设计、有思考的设计。
  我们会通过不断的培训去做宣讲,指导我们的设计师。我们打算在今年草拟一份《照明设计师宣言》,希望它能够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可。透过这些交流,我们相信我们的协会一定会给设计师做更好的服务。现在就是共同努力吧!

  《阿拉丁》:请给《阿拉丁》杂志一些建议和写下几句祝福语,非常感谢。
  谢茂堂:
做杂志跟我们做设计是一样的,我认为越细就是越好的设计。我们能够把尺度从十米减少到一米,再减少到一公分,那么这就是很好的设计。
  希望《阿拉丁》能做成一本面向全球照明界的杂志,未来能成为国际性的刊物,拥有国际性的影响力。我相信通过对国内外活动的报道,你们一定做得到。
  我的一句祝语是:“光”照全球,促进“亚”欧交流。

0
  • 阅读(16611)|
  • 评论(0)|
  • 转载(0)